首页 中共人物传 正文

杨殷人物传,杨殷生平事迹,杨殷评价

扫码手机浏览

杨殷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活动家、省港大罢工和广州起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历任广东省委委员、六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军事部部长。一九二九年八月在上海因叛徒出卖,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坚贞不屈,壮烈牺牲。

(一)

杨殷字孟揆,又名梦夔、夔礼、典乐,一八九二年八月十二日诞生于广东省香山县 (今中山县) 翠亨村一个封建富家。杨殷的堂叔杨鹤龄是孙中山的同学和密友,与陈少白、尤列时称反清的所谓“四大寇”,常发表抨击外国侵略者和清政府的革命言论。杨殷在少年时代受杨鹤龄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对孙中山不屈不挠、坚持奋斗的革命精神十分崇敬。他因在学校宣传反帝反清的思想而被开除,一九一○年离开家乡到广州圣心书院读书。杨殷从乡下来到省城,看到外国侵略者的暴行、清政府的屈辱卖国和革命党英勇奋战、不怕牺牲的崇高气节,进一步接受了革命思想,坚定了革命的志向。黄花冈战役后不久,他加入了同盟会①,离开学校,投身于革命活动,先后在广州、香港、澳门等地参加同盟会南方支部的工作,常受命到各地联络革命同志和会党势力,为推翻清朝封建统治而奔走。辛亥革命的胜利,使他欣喜若狂。

可是,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为北洋军阀头子袁世凯所窃夺,无数革命烈士的头颅和鲜血只是换得了一个假共和。杨殷深为革命失败而惋惜,更为帝国主义和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所激怒,常对友人说: 有能振奋中国压倒帝国主义者,虽毁家纾难,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计。他坚持在孙中山领导下进行反袁斗争。一九一三年三月,革命党重要领导人宋教仁被袁世凯派人刺杀于上海车站。袁世凯的忠实爪牙郑汝成任上海镇守使,镇压革命,欺压人民,无恶不作。杨殷决心为民除害,为党人报仇,经秘密筹划,在会党的掩护下,杨殷趁郑汝成骑马过市时,突然掷出手中的炸弹,将郑炸伤。他迅即潜入附近理发店假装理发,安然脱险②。

一九一七年九月,孙中山经过艰苦的努力,在南方桂、滇军阀势力的拥戴下,在广州建立了与北洋军阀政府对峙的中华民国护法军政府,被举为大元帅。杨殷奉召在大元帅府参军处任副官,积极参加护法斗争③。

九一八年五月,孙中山因受军政府内桂系军阀和政学系的挟制而被迫辞职。杨殷也愤然离开了大元帅府参军处。

一九一九年初,杨殷在广州西关盐务嵇查处任师爷。他十分同情劳动人民,经常身穿短衫,到码头、盐船与“艇仔夫”在一起,了解他们的困苦境遇,他的思想感情逐渐发生变化。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共产党员杨匏安、杨章甫和梁复然经常找杨殷交谈,帮助他学习马列主义和了解十月革命。杨殷总结了辛亥革命失败的沉痛教训,认识到国民党是没有办法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只有走俄国的道路才有办法。经过党组织的教育,杨殷的觉悟迅速提高,很快确立了为工人阶级和劳苦大众的解放而奋斗的信念。一九二二年秋,由杨章甫、梁复然介绍,杨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①。

杨殷入党后,毅然辞去西关盐务嵇查处师爷的差事,全力从事党的工作。为了帮助解决党组织活动经费的困难,他不仅拿出自己的积蓄,而且把自己的房屋、田地以及已故爱人留下的黄首饰变卖,全部交给了党组织。为了专心做好党的工作,他把两个年幼的子女交给亲朋抚养,表现了对党、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

一九二二年底,党组织派杨殷和冯菊坡、王寒烬三人到苏联参观学习。这使他受到深刻的教育和巨大的鼓舞,更坚定了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信念。

(二)

一九二三年初,杨殷从苏联回国。当时正在进行国共合作的筹备工作。六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建立各民主阶级的统一战线。杨殷以原同盟会员的关系保留着国民党员的身分,在广州与孙科、陈其瑗等常有往来。一九二三年十月一日,杨殷被选为中国国民党广州市第四区分部委员,兼任秘书①。

党组织考虑到杨殷过去在同盟会和工人中有较广泛而密切的联系,有较高的威信,决定他在广州开展工人运动。杨殷与刘尔崧周文雍等同志,首先被派到石井兵工厂开展工作。该厂厂长马超俊是国民党右派,经常克扣工人工资,无理开除工人,并且通过黄色“机器工会”控制全厂。杨殷等在厂里广泛结交工人朋友,关心工人的切身利益,揭露厂方和工贼的剥削压迫,深入进行思想发动,运用 “十人团”的形式,逐步把工人组织起来,培养了罗珠、陈日祥、郑郁等一批工人骨干,并以他们为核心,成立了工人俱乐部。杨殷等人又通过俱乐部发动工人群众,揭露马超俊的罪行,并致函《向导》周报,揭露马超俊的十大罪状,要求国民党将马撤职,开除党籍。该厂工人无米下锅,被迫罢工,把铁锅挂在厂内的电线杆和树上。“挂锅罢工”震动了广州,取得了社会同情,广东政府也很重视,终于迫使马超俊下台。罢工胜利后,正式成立了厂工会,并在工人骨干中发展了第一批党员,建立了党组织。从此,石井兵工厂的工人组织成了广东工人运动中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堡垒。

为了广泛开展工人运动,党组织又派杨殷到佛山、顺德等地组织各行业工会,发展党员,培养骨干。顺德地区缫丝厂很多,女工占大多数,但顺德工会对女工工作注意不够。杨殷大力帮助工会同志提高对于做好女工工作重要意义的认识,使顺德工人运动很快发展起来。在佛山,杨殷与梁复然等争取了当地进步人士梁敬熙的支持,使佛山各行业工会很快成立起来。杨殷与梁复然还发动有相当威信的钱维芳①担任佛山建筑工会会长,后来这个工会的工作搞得很出色。

广州工人受行帮影响较深,工人运动很难统一。杨殷与刘尔崧等按区党委指示,与广州各工会领袖联络,晓以大义,劝其消除隔阂,加强工人的团结。同时,杨殷又深入各工会基层,在工人群众中进行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逐步使广州工人运动趋于统一。一九二四年五月一日,广州各行业工会联合召开了广州工人代表大会,决定设立广州工人代表会执行委员会,刘尔崧当选为主席,杨殷任顾问②。大会通过了二十个决议案。全市十七万工人参加庆祝“五一”劳动节和广州工人代表会成立的游行,标志着广州工人运动在我党领导下开始走向统一。七月,在广州工人代表会领导下,沙面租界工人取得了反对帝国主义新警律的罢工的胜利。

一九二四年九月,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全体工人举行了大罢工。他们派代表到广州、香港、澳门等地请求各兄弟工会援助。在杨殷等人领导下,广州、香港的工会组织了罢工后援会,支持上海烟草工人的罢工斗争。他们号召工人、市民抵制该公司产品,禁止该公司产品运入广东,并把已运到的四百多箱香烟没收拍卖,将所得款项救济上海罢工工人。杨殷被推选为罢工后援会的代表之一,赴沪慰问和支援上海工人。该公司资本家阴谋以重金收买代表,遭到杨殷的拒绝和揭露。资本家恼羞成怒,雇佣流氓暗害杨殷。一天,杨殷在北四川路被几个流氓打伤,但他仍坚持同上海工人共同斗争。

(三)

一九二四年春,党派杨殷到铁路开展工人运动。当时,广东铁路工人中行帮关系严重,他们按工种组织工会,彼此之间常闹纠纷。杨殷到铁路后,同工人打成一片,运用“十人团”的经验,逐渐把工人群众团结起来。为了方便工作,他把家搬到了铁路附近,还把他两个堂弟派进铁路做工,加强同工人的联系。他的家成了一个不挂牌的工人俱乐部,工人亲切地称他为“殷哥”、“殷叔”。经过培养教育,杨殷发展了铁路工人李连、李甫、陆枝等人入党。这些同志后来都成了广东铁路工人运动的领袖人物。杨殷很注意从经济斗争着手来提高工人的政治觉悟。那时铁路工人工作条件恶劣,工资低,老工人长期不能加薪,徒工学习期限没有规定,工人有病请假要扣工资,路局还把政府公债摊派在工人身上。杨殷根据群众要求,领导工人争取改善经济待遇,反对摊派公债,并组织工人代表为此事到国民党中央的工人部交涉。工人部中大都是我党党员,同意工人的要求,帮助工人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通过斗争,铁路工人提高了觉悟,加强了团结。一九二五年三月,粤汉铁路工人首先打破原来的行会界限,成立了统一的产业工会——粤汉铁路总工会。广九铁路、广三铁路也相继成立了总工会。全国铁路总工会为加强对广东铁路工人运动的统一领导,建立了广东办事处,派邓培负责,杨殷任顾问①。广东铁路工人成为一支坚强有力的队伍,在省港大罢工,平定刘、杨叛乱,北伐战争和广州起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杨殷还很重视铁路沿线的农民运动,经常在工人中进行加强工农团结的教育。他说: 工人的前身就是农民,农民是工人的后备军、同盟军。工人要帮助沿路农会组织,工农团结,互相支援,才更有力量。在杨殷等人的推动下,粤汉铁路的工会与英德、曲江等地农民协会经常联系,广三路和南海县九区农会密切配合。杨殷、梁复然培养、介绍了南海农运骨干周侠生、谢颂雅入党。他们后来成了南海县委和农民武装的领导人。

一九二三年,宁阳铁路工人派代表到广州要求加入铁路办事处,要求办事处派人到江门帮助他们组织宁阳铁路总工会。但掌握该路的机器工会的工贼勾结土匪武装殴打来省代表,控制沿路车站和要冲,威胁办事处。铁路办事处得信后,派杨殷等人率领工人纠察队五六百人驰援宁阳。杨殷先向对方提出谈判解决,但对方自恃人多势众拒绝谈判,并串通驻在该路附近的国民党右派钱大钧所部十三师,企图对我工人武装进行夹击。杨殷派人动员沿路农民自卫军设岗放哨,加强警戒。工农武装互为依靠,迫使钱大钧部不敢轻举妄动。此时,杨殷等指挥工人纠察队,集中力量打击工贼、土匪武装,激战二日,全歼匪部,活捉匪首陈式容,缴获枪支弹药甚多。在杨殷直接帮助下,宁阳铁路总工会正式成立,参加了广东铁路办事处,使广东铁路工人运动完全统一在我党领导之下。

一九二四年十月,广州发生商团叛乱,企图推翻革命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下,孙中山召开了秘密会议,决定对商团叛乱实行镇压。杨殷与阮啸仙、刘尔崧、杨匏安等出席了会议。会后,他们分别组织工农兵革命武装,协同黄埔军校学生军迅速平定了这次叛乱①。同年,杨殷担任广东区委监委委员、区委委员②。一九二五年一月,他出席了党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③。

(四)

一九二四年秋,党派杨殷到香港,与苏兆征、林君蔚等共同工作。他的公开身分是国民党中央工人部的特派员④。杨殷在九龙红勘街市侧靠近船坞和工厂的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派原在九龙船坞当过学徒的罗珠住在这里,负责联络工人,逐步把附近工人组织起来。工人称这个秘密的工人俱乐部为“小社”。杨殷常来“小社”,组织工人阅读《向导》等进步刊物,在工人中进行宣传演讲,使工人的思想觉悟日益提高。杨殷也很重视教育、争取工会的领袖人物。他曾邀请九龙三合会的三个头头叙谈,指出他们当年“反清复明”的宗旨已经过时,现在应该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积极参加反帝大罢工。杨殷还介绍我们的同志与他们经常联系。由于加强了党的领导,香港工人运动有了较快的发展,党掌握和影响的工会逐步增多,连英国人掌握的大东电报局等单位,也都有了秘密的工人组织。

杨殷领导的“小社”在斗争中表现很活跃。一九二五年三月二十四日,香港党组织通过海员工会倡议,号召全港工人举行追悼孙中山逝世大会。“小社”动员广大工人参加,并于当天与香港当局派来破坏的武装警察进行了英勇搏斗。“五一”节前夕,杨殷等得知将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遂决定扩大对这次大会的宣传。“小社”开了两次座谈会,并组织工人散发传单。“五一”节那天,杨殷亲自到工人俱乐部讲演。

五卅运动前夕,杨殷回到广州,适逢广东革命政府调东征军回师镇压杨、刘叛乱。区委调他与邓培、冯菊坡、杨章甫等人负责组织广三、广九、粤汉三铁路工人罢工,切断叛军运输,同时抢运东征军回广州。经过他们的努力工作,广大工人与革命武装密切配合,迅速平定了刘、杨叛乱①。

刘、杨叛乱平定后,杨殷又受命赴港,参加省港大罢工的领导工作。邓中夏和杨殷、苏兆征商定,组成领导香港大罢工的党团,统一领导香港各方面的工作。杨殷主要负责联络各工会。他立即召集在港从事工运的李连、李义保、梁桂华、罗珠等人举行紧急会议,决定由李义保等人负责发动华人排字工友赶印《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青年团为五卅惨案告同胞书》和《全国总工会为五卅帝国主义大屠杀告工友书》,于正午十二时散发。传单按时撒遍了整个港九地区,使工人和市民了解了五卅惨案的真相。

杨殷等人十分重视做各工会上层分子的工作。帮会头目车衣工会会长梁子光是香港工团总工会的交际主任,联络面广,在港有一定影响。杨殷先作好他的工作,然后由邓中夏、苏兆征以全总代表名义通过梁子光邀集工团会所属各工会领导人在车衣工会开会,通过了举行罢工决议案,组成了统一指挥机构——全港工团联合会。在争取海陆理货工会①首领陈庆培的工作中,杨殷也起了重要作用。杨殷几次做陈庆培的工作,启发他的爱国思想,终于使他答应罢工,并通过他的关系,使同德、集贤、煤炭等几个工会也同意罢工。

在团结发动工作基本就绪后,杨殷与邓中夏返回广州向区委汇报,研究确定了省港两地统一罢工的日期和具体组织工作。然后他又回到香港。六月十七日、十八日,苏兆征、杨殷等在杏花楼举行了有四五百人参加的工人骨干誓师大会,一致通过了大罢工的行动计划②。

六月十九日,省港大罢工爆发后,反动的机器工会在工贼韩文惠把持下阴谋破坏罢工。杨殷派人掌握韩文惠的动向,并与罗珠等人再度到机器工会动员骨干,做深入的发动工作。七月初,机器、船坞工人也终于参加了大罢工。杨殷利用他叔叔等亲戚在海运、轮船上当买办的关系,让罢工工人持工会证明便可免费坐船回广州。他又派出铁路工人参加在广州的接待工作,动员铁路工人每月捐薪一天,支援罢工工人。

杨殷还负责大罢工的保卫工作。当广州市公安局侦缉科科长吴国英秉承右派的旨意,指使其侄儿率领一帮流氓打手,在西关一带制造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然后嫁祸于人,污蔑是罢工工人干的。区委派杨殷负责查处。杨殷调查了解真情以后,派郑全等人严惩肇事首犯,并向市民公布其罪状,从而打击了右派,保卫了罢工斗争。

由于斗争策略的需要,杨殷虽然没有担任省港大罢工的公开领导职务,但他对这次罢工作出了重要贡献,在香港工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因此,后来党中央称杨殷“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广东省港大罢工的领导者”①。

(五)

一九二六年一月,中国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右派阴谋在大会期闻暗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破坏国共合作。广东区委决定派杨殷负责大会的保卫工作。杨殷选调一批政治可靠,受过军事和武术训练的工农骨干,组成特别保卫大队,自任大队长,在大会秘书长吴玉章的领导安排下,日夜加强保卫工作,保证了大会的顺利进行②。一九二六年上半年,蒋介石接连制造了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杨殷坚决主张反击蒋介石的反共阴谋活动,指出: “可合作则合作,不可合作可分开”,表示要坚持我党的独立性①。

七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杨殷发动铁路工人组成铁路交通队随军行动,及时修复被敌人破坏的铁路,有力地配合了北伐军的军事行动。

一九二七年三、四月间,蒋介石的反动面目逐渐公开暴露。杨殷对蒋介石的反革命本质也日益认识清楚。他再次提出:“应该坚决反对蒋贼的道路,不能再讲合作,应该同他分家”②。这时,杨殷已参加了广东区委的领导工作。

“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广州形势十分危急。四月十三日晚,杨殷在十八甫路“龚寓”(党的机关)召开铁路党员干部紧急会议,贯彻区委指示,决定立即行动,破坏机车,拆除部分路轨,切断反动军队运输。

四月十五日,广州发生反革命政变。反动军警到处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杨殷的战友刘尔崧、邓培、李森等惨遭杀害。当反动军警到万福路杨殷家搜捕时,杨殷临危不惧,妥善处理了有关材料之后,才从后窗跳出,安然脱险。他不顾个人安危,立即着手安排同志们特别是北方同志的紧急转移事宜。

这时,区委转移到香港,杨殷参加了区委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由穆青、赖玉润、杨殷负责区委的领导,坚持斗争③。杨殷不畏艰险,奔走各地,重新整顿党的组织和工会,建立秘密的工人十人小组。四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工会发动三路铁路工人和广州各业工人数千人,为抗议“四一五”事件而罢工。六月十九日、二十三日,为纪念省港大罢工和 “六二三”事件两周年,工会组织数万工人示威游行。十月底,汪精卫到达广州。十一月一日,杨殷、周文雍组织被驱逐的二千多铁路工人和被裁撤的五百多名火柴厂工人到东山汪精卫住所前示威抗议,敌人逮捕了周文雍和工人三十余人。

“八七”会议后,党中央决定由周恩来等领导南方局。在周恩来等未到之前,由张太雷、杨殷、黄平组织临时南方局,负责准备并指导暴动及一切政治军事事宜①。十月十五日,南方局和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联席会议,决定由张太雷负责全面工作并兼广东省委书记,杨殷负责临时南方局的军事和肃反两个委员会的领导工作,并兼任广东省委委员,负责工委工作②。会后,杨殷在澳门建立了领导机关,并派出同志到各地联络被打散的力量,建立秘密工作网点,整顿和恢复广东各地的党组织和工农群众组织: 派梁复然回南海,整顿农会组织; 派郑全、曾伟赞在广州恢复铁路工作; 还派同志到叶剑英领导的第四军军官教导团中工作。他自己经常化装来往于港澳和省内各地指导工作,向各地同志宣传“八七”会议精神,强调要拿起武装来③,曾亲自参加琼崖特委扩大会议,决定举行海南的秋收起义④。他根据中央指示,布置在港澳的同志迅速返省工作,响应革命军回粤,组织被驱逐到乡下和流散街头的铁路工人集中广州,为武装起义作好准备。

杨殷也是我党早期情报工作的领导人。大革命失败后,他派党员黎胜打入敌广州市公安局当特别侦缉,黎又发展了敌公安局长朱晖日和公安局秘书长的汽车司机陈添,梁暖入党,为党提供了不少重要情报。广州起义前夕,杨殷了解到周文雍被捕后的住地,经过周密安排,将周文雍救了出来①。杨殷很注意情报交通人员的培养和使用。他把参加过省港大罢工和广州起义的李少棠培养成了一个出色的情报交通员。木匠出身的郑全,也是杨殷培养的一个情报员。他在省港大罢工和广州起义中协助杨殷掌握斗争动态,后又打入广州卫戍司令部谍报科,为党收集情报,作出了不少贡献。“四一五”后,香港地区工委书记梁桂华,因叛徒出卖被香港当局逮捕,杨殷通过各种关系,把梁营救出来,带到澳门,使梁安全脱险。为了传递情报,杨殷经常派年仅十一、二岁的女儿杨爱兰携带情报来往于港澳。杨殷机警应变。有一次,他同梁复然由香港去海南岛,在船上被敌探发现。他果断地与梁分手,甩掉敌探,提前下船,脱离了险境。工人群众非常关心杨殷的安全,特地为他做了一个夹层箱,便于携带秘密文件和自卫武器。这个夹层箱子,现在陈列在中国革命博物馆。

(六)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广东省委依照中央指示决定举行广州起义,成立了领导起义的总指挥部,张太雷任总指挥,杨殷参加了起义的领导,负责总指挥部的参谋团工作,收集情报,在叶挺未到广州之前,协助军事技术的指导和制订起义的行动计划。他还与周文雍等人把广州分散的手车、铁路、汽车等各行业的秘密工人武装统一组编为工人赤卫队。杨殷负责指挥西路起义军①。

十二月七日,张太雷、杨殷等在广州召开了工农兵代表会议,决定于十二月十三日举行起义。后因反动分子泄漏日期,改在十一日凌晨举行。

十日上午,杨殷赶到黄沙阶砖巷秘密联络处召开了西路起义军领导骨干紧急会议,传达了提前起义的决策②。接着,又赶到禺山市场出席了叶挺召开的参谋团军事会议。杨殷在会上详细报告了参谋团掌握的情报。晚上八时,杨殷和周文雍又到谭新街联络点召开西路起义军会议,进行部署,抽调粤汉、广三铁路工人中的骨干王春、李连、黄寿等组成敢死队,配合教导团攻打市中心的公安局,要求西路工人赤卫队打下黄沙、石围塘车站后,接应农军进城,并控制广州外围。会上,杨殷强调起义队伍要勇敢机智,立即肃清反革命,防止敌人破坏。

十二月十一日凌晨三时,广州起义爆发。广州苏维埃政府在战斗中宣告成立,杨殷任人民肃反委员,在苏维埃首次会议上报告了肃反工作情况。会后,下令处决了一批反革命分子,并通知各路起义军加强肃反工作,维持革命秩序,控制交通。他又布置参加攻打公安局的铁路工人敢死队,迅速返回广三、粤汉、广九等路,占领和守住车站,切断敌人运输,阻滞敌军反扑广州,同时调机车接运郊区农军进城,援助起义军。杨殷这些布置,在起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据上海报纸报道: “黄琪翔欲调兵回广州,各铁路均在共党手中,运兵甚难。”①证明杨殷领导铁路工人对起义的确作出了重大贡献。

十二日中午,张太雷不幸中弹牺牲。杨殷继任广州苏维埃代理主席②。

十三日,在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的情况下,为了保存力量,起义军决定撤出广州。杨殷一直坚持指挥赤卫队作战,直到敌军已逼近公安局,他才率十几名赤卫队员突围撤出广州,前往海陆丰,与彭湃等共同坚持和扩大海陆丰的武装斗争③。

广州起义失败后,杨殷和其他起义领导人一样,都错误地受到批判和党纪处分④。杨殷不同意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但他不为个人申辩,不计较个人委曲荣辱,仍然全力以赴地处置起义的善后工作,积极接待安置到港的同志。那时,许多同志流落港澳,生活无着,遇难家属急待抚恤。他到处设法,同时又耐心教育大家要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心,指出“起义是失败了,但血是不会白流的,现在已是腊月残冬,春天不是就要来了吗! ”⑤鼓励大家“更努力为准备我们的力量,为死难的工友、农友、士兵报仇,为先烈遗留给我们的苏维埃而奋斗!”①

不久,党中央纠正了“左”的惩办主义错误,四月十三日省委举行扩大会议,杨殷又当选为省委委员。

(七)

一九二八年六月,杨殷为出席党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与黄平等人同船到达大连,然后化装成药材商人乘火车到满洲里赴苏联②。杨殷在这次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六届一中全会又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候补委员,并任中央军事部长③。会后回国,在上海党中央工作,曾到苏鲁皖等地领导过武装斗争,为我党的军事工作作出了贡献。

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杨殷与彭湃、颜昌颐、邢士贞等在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内开会时,由于叛徒白鑫的告密,被帝国主义巡捕房逮捕。党中央和周恩来全力进行营救,计划在引渡押解到龙华警备司令部的途中把彭、杨等抢救出来,但没有成功。

在敌人的刑庭上,杨殷以共产党人的凛然正气同敌人斗争,痛斥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罪行,宣传我党的政治主张。在狱中,他不放弃一刻为党工作的机会,不断地向难友和看守士兵宣传革命,揭露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丑恶行径,谈至痛切处,许多群众和士兵为之感动,有的竟捶胸落泪,痛骂国民党新军阀。杨殷等人常常高唱国际歌,鼓舞狱中同志的斗志④。

杨殷和彭湃还通过关系,向党中央报告了被捕情况,并提出了斗争的对策,表示要尽量设法做到使被捕的五人都免死刑,如果这一条不能做到,则只好牺牲无法挽救的彭湃、杨殷二人,而设法救出其余三人①。他们还写信给周恩来和党中央,希望党内重要负责同志要为党惜身; 希望对于党内犯错误的同志,要多从教育上做功夫,以教育全党。最后,彭、杨劝同志们不要因他们的牺牲而伤心,希望大家保重身体②。这些信件,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心为党、一心为革命的崇高共产主义精神。

八月三十日下午,国民党反动派把彭、杨、颜、邢四同志秘密杀害于上海警备司令部内。杨殷临刑时一如往日镇静自若,笑着说: “朝闻道,夕死可矣! ”③慷慨地向士兵及在狱群众说了最后赠言,唱着国际歌,高呼口号,英勇就义。

杨殷等四烈士牺牲后,周恩来万分悲痛,教育大家要继承烈士遗志,坚持革命,并提出要用革命的手段镇压反革命,为烈士报仇,为党除奸,决定惩处叛徒白鑫。不久,他指挥特科同志终将白鑫和国民党特务数人击毙④。

周恩来还为中央起草了 《以群众的革命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的通告,概述了四烈士的事迹,揭露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四烈士的罪行,号召“全国工农劳苦群众们! 起来! 纪念着彭杨诸领袖之血的教训! 起来! 与帝国主义国民党作坚决不断的斗争! ”

九月十四日,周恩来又撰写了 《纪念着血泪中我们的领袖》一文,控诉反动派的血腥罪行,颂扬四烈士的英勇行为,号召人民与反动派作坚决的斗争。

彭湃、杨殷等烈士牺牲后,红军建立了彭杨军事政治学校,以烈士的革命精神培养党和红军的干部。中央苏区设了杨殷县,以志对烈士的纪念。烈士的共产主义精神培育着一代一代的革命者不断成长。

注释

①杨熙乐1961年的回忆材料。

②曾伟赞1960年的回忆材料。

③杨熙乐1961年1月的回忆材料。

①梁复然: 《广东党组织成立的一些情况的回忆》,载1981年5月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委员会办公室、广东省档案馆编印的《“一大”前后的广东党组织》。

①《国民党周刊》第1期,中国国民党临时执行委员会1923年11月25日印行。

①钱维芳参加过辛亥革命,在当地开办武术馆,后经杨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②广东省总工会工运史研究科编: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广东工人运动大事记》。

①李羡涛: 《省港大罢工中的广三铁路工人运动》,载《省港大罢工回忆资料》。

①《赖先声谈广东区委》,载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资料》 1979年第8期。

②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资料》 1979年第3期。

③姜华宣: 《党的“四大”》,载1981年6月8日 《人民日报》。

④周材: 《我参加省港大罢工的点滴回忆》 ,载《省港大罢工回忆资料》 。

①《赖先声谈广东区委》,载广东省党校《党史教研资料》 1979年第8期。

①海陆理货业是管理进出口货的运输、搬运、贸易的行业。

②吕器: 《记在省港大罢工中的邓中夏同志》,载《广东文史资料》第29辑。

①中共中央: 《以群众的革命的斗争回答反革命的屠杀(1929年9月)》。

②谢燕章: 《梁桂华烈士传略》,载《广东文史资料》第29辑。

①②曾伟赞1960年的回忆材料。

③《广东省委的组织变化情况》。

①《“八七”会议情况介绍》,《党史研究》1980年第3期。

②《广东省委的组织变化情况》。

③梁复然: 《忆吴勤》,载《广州起义革命斗争回忆录》。

④《广东省委关于广州暴动、各地状况及目前工作给中央的报告》(1927年12月5日)。

①陈添、徐惠东等: 《我们是怎样参加广州起义的》,载《广州起义革命斗争回忆录》。

①左洪涛: 《从武昌两湖书院到广州四标营——忆叶剑英同志去领教导团参加广州起义》 《广东文史资料》第27辑。黄寿: 《血火七十二小时》,《广州起义革命斗争回忆录》。

②《施吕的回忆材料》,载《广州起义革命斗争回忆录》。

①《广州大暴动纪要——摘录十三至十五日上海各报记载》 ,《广州事变与上海会议》,均载广东省党史研究会编: 《党史教学与研究·广州起义资料专辑》 。

②《周恩来选集》 (上卷)第376页。

③中山烈士陵园: 《杨殷同志传略》; 梁仁声的回忆材料。

④李沛群: 《广州起义补记》 ,载 《广东文史资料》第27辑。

⑤李甫: 《碧血黄沙》,载《广州起义革命斗争回忆录》。

①杨殷: 《斗争中的回忆》,载1928年12月4日 《红旗》第3期。

②黄平: 《往事的回忆》。

③《中共党史资料》1982年第3期。

④《彭杨颜邢四同志被敌人捕杀经过》,载《周恩来选集》(上卷)。

①转引自候枫: 《彭湃》,广东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100页。

②彭湃、杨殷在狱中给党中央的信,载北京师范大学《党史学刊》1980年第1期。

③《周恩来选集》 (上卷)第25页。

④黄玠然: 《回忆周总理》,载北京师范大学《党史学刊》 1980年第1期。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www.mouluexue.com/zhonggong/2020065367.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