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人物传 正文

刘尔崧人物传,刘尔崧生平事迹,刘尔崧评价

扫码手机浏览

刘尔崧又名刘海,字季岳,广东紫县人,是广东早期工人运动的领导者和广东青年革命运动的先驱者之一。

广东青年运动的先驱

一八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刘尔崧出生于一个贫苦的私塾教员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十一岁才开始上学。

九一八年秋刘尔崧高小毕业后,仍因家庭经济困难,遂考入全部享受公费的广东省甲种工业学校,读机械科。入学后,他勤奋好学,团结同学,被选为学生会主席。

此时,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已经传入中国,马克思主义也开始在中国传播。刘尔崧和广大的先进知识分子一样,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和影响。他除了学好专业课程外,还爱读《新青年》、《社会主义史》、《唯物史观》、《阶级斗争浅说》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书刊。

一九一九年,当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广州时,刘尔崧和同学阮啸仙、周其鉴、张善铭等以满腔的革命热情,积极投身到运动中去。

五月十一日,广州国民外交后援会联合各界群众数万人在广州东园广场召开“国民大会”,刘尔崧、阮啸仙、周其鉴和张善铭等发动甲种工业学校全体师生参加了大会。接着,又于二十五日,发动并召开了广州各校师生代表大会。会上,刘尔崧发表演说,痛斥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北京政府的卖国罪行,提出了严惩卖国贼,释放北京爱国学生的要求。会后,各校师生纷纷走上街头,散发传单,发表演讲。

为了把全市的学生组织起来,刘尔崧和阮啸仙、周其鉴提出,把原来广州市中等以上学校成立的以“联络感情”,“切磋学问”为宗旨的“校友会”联合起来,成立新的学生联合会。经过积极筹备,广东省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于五月底宣告成立,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

这时,广州地区还有一个以岭南大学为首的学生组织——广东省会学生联合会。这个组织的领导人主张“读书救国”、“和平行事,不宜过激” 。刘尔崧等亲自找“省会学联会”的领导人谈话,对他们进行耐心的说服教育,使其中的多数领导人转变了思想,也积极地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中去①。

为了抗议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刘尔崧和阮啸仙、周其鉴等领导广州地区青年学生,掀起了抵制日货的爱国运动。他们组织专门队伍,严格查禁日货。同时,通过开办平民义务学校,开设国货陈列所,对市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当时广州大新、先施、真光三大百货公司,自恃有桂系军阀莫荣新作后台,不听学生的劝告,继续出售日货,被群众称为“三大亡国公司” 。五月三十日,刘尔崧和阮啸仙等组织“省中等以上学联会”和“省会学联会”学生三万多人,举行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大游行。学生群众手执写着“还我青岛”、“抵制日货”和“痛殴国贼”等标语的小旗,高呼口号,散发传单。当游行队伍走到大新、先施、真光三大公司门口时,高呼“打倒亡国公司”、“抵制日货”等口号。同时,部分学生冲进这三个公司内,准备将其店内日货搬出焚毁,遭到资本家指使的商团的驱赶,并发生搏斗。“三大亡国公司”的经理急忙电告莫荣新和广州警察厅厅长魏邦平。魏邦平马上驱使大批武装警察前来镇压。刘尔崧毫不畏惧,率领学生同警察进行英勇的搏斗。最后,他为掩护同学撤退而被捕。反动当局的镇压,激起了广大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的义愤,爱国群众纷纷以罢市、罢工来抗议当局的反动行径。阮啸仙、周其鉴亦发动大批学生到警察厅,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刘尔崧等被捕学生。魏邦平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不得不将刘尔崧等人释放①。

但是,魏邦平并未善罢甘休,他暗中指使省甲种工业学校校长黄强,惩办带头“闹事”的学生领袖。黄强遂以“聚众扰乱治安”为罪名,宣布开除刘尔崧和阮啸仙、周其鉴三人学籍,后因全校师生罢课抗议,黄强才不得不收回成命。这一斗争的胜利,使刘尔崧深刻体会到: 只要大家团结起来,就什么也不怕②。

这年八月,刘尔崧和同乡同学赖炎光一起回到紫金县城。他们一面向县城的青年学生宣传五四爱国运动的精神,一面组织县城青年学生开展抵抗日货的斗争。豪绅周肖岐,在县城开的惠丰祥百货商店,经常出售日货。刘尔崧和县城学生代表曾规劝周肖岐停止出售,周不仅不听,反而大骂学生代表。刘尔崧、赖炎光便组织学生四五百人举行“抵制日货”的示威游行,并捉来一头公猪,在猪背两边写上“抵制日货”,“打倒周肖歧”,由学生牵着游行。当游行队伍来到惠丰祥商店时,愤怒的学生冲进店内,将店内日货统统搬到街上焚毁,群众无不拍手称快①。

一九一九年冬,在北京参加五四运动的北京大学学生谭平山、谭植棠等回到广州,提出办个刊物,宣传革命思想,以推动广东的革命运动。刘尔崧对此表示赞同,并积极参加筹备工作。不久,就创办了《广东群报》②。《广东群报》宣传了五四运动的意义和新文化、新思想,介绍了马克思主义,深受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的欢迎,称它“是广东十年来恶浊沉霾空气里面的一线曙光。”③

一九二○年八月,陈独秀等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发起组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刘尔崧和阮啸仙收到上海寄来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后,就积极筹备建团工作。在他们的努力下,于九十月间成立了广东地区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冬,陈独秀来广州任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一九二一年春,又同谭平山、谭植棠等建立共产主义小组。刘尔崧、阮啸仙、周其鉴等被吸收参加了广东共产主义小组④。在共产主义小组的教育下,他们的政治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更加积极地投身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之中。

高仑是继黄强后任省甲种工业学校校长的,他独裁专制,贪污公款,破坏学校制度,引起师生的强烈不满,多次要求改变现状,但始终未获解决。从四月十一日开始,刘尔崧等多次组织全校学生讨论整顿和改进甲种工业学校的问题,并通过集会、通电、散发传单、向省署及教育委员会上书揭发高仑罪行等方式,要求撤换高仑的校长职务。高仑为了维护其校长职位,指使狗腿子钟福佑、肖永存等十二人,假冒甲种工业学校师生名义,在广州《南中》、《广东》等报发表宣言,诬蔑刘尔崧、阮啸仙领导的驱逐高仑,要求读书的运动,是受人利用,企图争夺校长职位的地方宗派活动。这一卑鄙行径,激起全校师生的愤慨。四月二十七日,当刘尔崧、阮啸仙等领导全校学生,与钟福佑等进行辩论时,高仑竟唆使爪牙大打出手,他自己也拔出短剑接连刺伤三名学生。事件发生后,刘尔崧等立即发动全校师生,一面向广州市法院控告高仑,要求严惩高仑;一面继续向省署、省教育委员会请愿,拒绝高仑回校。同时,还向社会发出通电,散发传单,揭露高仑的罪行。五月九日,甲种工业学校学生邀请广州各界人士代表来校参观,用血的事实控诉高仑罪行,呼吁各界人士支援学生的正义斗争。但由于高仑有军阀陈炯明支持,所以,虽经多次斗争,均未见效。为此,刘尔崧等发动学生中的先进分子,组织“退学团”,以集体退学的行动反抗高仑。五月二十四日,全体师生在大课室召开集体退学告别会,会上群情激愤,痛斥高仑的罪行,一致表示要团结一致,斗争到底。他们还在广州市区设立通讯处,向各报社、各社会团体发送《退学宣言书》 ,列举高仑罪状,呼吁社会各界给学生以支持。《退学团》的正义行动,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同情和支持,广东各报也登载了甲种工业学校学生集体退学的消息,表示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谴责高仑。在广大学生的坚决斗争和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陈炯明不得不撤换高仑以息民愤。这场斗争,历时三个多月,终于取得了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甲种工业学校的全体师生,对全市的青年学生运动,也有着重大的影响,广大学生称甲种工业学校为“红色的甲工”①。

一九二二年五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刘尔崧、阮啸仙、周其鉴在广州筹备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两广区委员会,阮啸仙任书记,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社会主义青年团两广区委成立后,刘尔崧和阮啸仙、周其鉴等又组织了它的外围组织——“新学生社”②,还创办了《新学生》半月刊。刘尔崧常为该刊撰写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启发青年学生参加反帝反封建斗争。

广东早期工人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一九二二年九月,刘尔崧在省甲种工业学校毕业。这时,广州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广东支部,刘尔崧、阮啸仙、周其鉴均参加广东支部工作。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人运动,刘尔崧等联络广东油业、机织、建筑等工会中的先进青年工人,在广州创办爱群通讯社。他们以新闻记者的公开身份,一方面深入工厂、农村、学校,采访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和学生运动的新闻,向各报社发稿,揭露帝国主义和军阀的罪行,号召广大工农群众起来斗争。另一方面,以通讯社名义,邀请教育界、文化界、新闻界中的进步人士讨论国内外大事,向他们宣传马克思主义,争取和团结他们参加到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去①。

同年冬,党为了推动顺德工人运动,派刘尔崧到那里开展工作。顺德县地处珠江三角洲,物产丰富,交通方便,经济发达,工人较多。辛亥革命前,这里已有行会组织。一九二一年初,工贼控制的“广东省总工会”在县城大良镇设立顺德支会,并派工贼张宝南担任会长。张宝南代表资本家利益,勾结当地的“大天二”(即土匪)压榨工人。广大工人对他非常不满,多次要求把他赶走。

刘尔崧到大良镇不久,就在工人协助下办起了顺德工人夜校。夜校不收费,还发给识字课本,很多工人都积极参加。在夜校里,刘尔崧教工人识字、唱歌,向工人宣传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意义,介绍赤色国际工人运动和全国工人运动的情况,揭露工贼张宝南勾结资本家和“大天二”压榨工人的罪行。同时,他先后培养发展了工人李明智、何秋如等及农民郭竹明等一批党员,并成立了中共顺德支部。

顺德工人在刘尔崧的发动领导下,开展了各种活动,但是,一些资本家却不准工人参加。顺成隆碾米厂资本家为了阻止工人参加社会活动,每晚把厂门紧锁,并把锁匙带回家,把工人关在厂内。一天,与该厂连接的商店失火,火势很快蔓延到工厂,因无法开门,结果有三个工人活活烧死。惨案发生后,刘尔崧发动全县工人,为争取自由权利而斗争。他们组织请愿队,要求县公署惩办资本家,抚恤死难工人。但是,县公署对工人的要求置之不理。资本家由于得到县长的庇护,不仅不抚恤死难工人,还用重金收买“大天二”,企图暗杀刘尔崧。为了取得斗争的胜利,刘尔崧写信给阮啸仙,请他们以劳动组合书记部名义发表宣言,支援顺德工人的斗争。经过全县工人的团结斗争,县公署不得不答应工人的要求,要资本家给死难的工人以抚恤费,保证今后不再限制工人参加社会活动。

那时,大良镇茶楼工人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劳动条件又差,工资却很低。为此,工人提出要求增加工资,改善劳动条件。但是,资本家不仅不答应工人的要求,反而扬言要裁减工人和减少工资。一九二三年四月,刘尔崧发动大良镇二十多间茶楼酒店的二百多工人进行罢工。资本家为了破坏罢工,企图从中山县请工人来代替大良镇工人。刘尔崧得知后,即派人到中山县,向那里的工人揭露资本家的阴谋,使资本家的阴谋未能得逞。资本家以为工人罢工会因没有生活收入难以持久。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刘尔崧对此早有考虑,除发动顺德其他行业工人支援外,还写信给阮啸仙,请他发动广州工人支援。阮啸仙接信后,发动广州工人捐献了大批钱、粮,支援顺德工人的罢工斗争。在各界的支援下,顺德茶楼工人的罢工斗争坚持了两个月。最后,资本家被迫答应工人的要求。罢工斗争取得完全胜利。

两次罢工斗争的胜利,使顺德工人的政治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刘尔崧乘罢工斗争胜利之机,发动工人改组了顺德工会,把工贼张宝南赶出工会,废除了会长制,改为委员制,改组后的顺德县总工会成为我党领导的广东第一个工会组织①。

同年秋,刘尔崧被调回广州,继续从事工人运动。这时,广州工人已经组织起来,成立了一百六十多个工会。但是,这些工会仍未脱离旧式行会性质。而且,几乎全被资本家、工贼把持的“广东省总工会”和“广东机器工会”所控制。这两个黄色工会的头目,利用“行会”习气,分裂工人阶级队伍,破坏工人团结,致使广州虽工会繁多,却各立门户,彼此对立,阻碍了广州工人运动的发展。为此,党指示改组旧工会,使之成为党领导的真正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工会,以摆脱黄色工会的控制。

刘尔崧根据党的指示,在工人中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研究,并向党组织提出了首先改组广东油业工会的建议。他在报告中指出,广东油业工会是广州地区工会中比较大的一个工会,有七八千会员。油业工人都是来自农村的破产农民,受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比其他行业的工人深,易受革命教育,如能把油业工会改组成为党领导的工会,将会推动其他工会的改组。刘尔崧的建议很快得到党的赞同。

刘尔崧到油业工会不久,了解到一批失业工人工作生活无着,正处于饥寒交迫的困境,便想方设法与厂方交涉解决了这些失业工人的就业和生活问题,为油业工人办了一件大好事。广大油业工人见他热心为工人谋利益,对他都非常信任和拥护。为了帮助油业工人克服地方派系,搞好团结,刘尔崧经常对工人进行阶级教育。同时,他还揭露资本家、工贼破坏工人团结的阴谋,教育工人不要上当。为了减少改组旧油业工会的阻力,刘尔崧还抓紧对原工会理事进行团结争取工作。原油业工会理事胡超、侯桂平等人,在他的教育帮助下,政治觉悟都有了较大的提高。经过三个多月的艰苦工作,成立了有工人和原工会理事等参加的“十人团”,作为改组油业工会的核心组织。同年冬,旧油业工会进行了改组,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兼秘书。在改组油业工会的同时,刘尔崧还发展了一批先进工人入党,建立了中共广东油业工会党支部①。

一九二三年六月,刘尔崧作为广东省代表出席了党在广州召开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②。会后,刘尔崧经党批准,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国民党,并于十一月被孙中山指定参加国民党临时广州区党部执行委员会③。这期间,他认真贯彻党的 “三大”精神,参加了改组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工作。一九二四年一月,国民党“一大”召开后,成立了中央党部工人部,刘尔崧被任命为干事。他以中央工人部工运特派员的合法身份,领导工人运动,在四个月时间里,就先后发动组织了四五十次罢工斗争。到一九二四年四月,广州地区建筑、理发、碾米、绸缎等行业的七十多个工会及粤汉、广九、广三等三个铁路工会,都先后摆脱了“广东省总工会”或“广东机器工会”的控制,成为党领导下的工会组织④。

一九二四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广州工人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刘尔崧在会上作了政治报告,号召广州工人阶级消除隔阂,团结起来,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五月六日,各工团代表集会,正式成立了广州工会统一组织——广州工人代表会,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会主席①。

广州工人代表会成立后,资本家和工贼经常唆使流氓进行捣乱破坏。为了保卫工人阶级的利益,刘尔崧向党提出了建立工人武装的建议,并于六月初成立了广州工人阶级第一支武装——广州工团军。刘尔崧亲自对工团军进行政治思想教育,请黄埔军校的学生军来进行军事训练。工团军在保卫工人阶级的利益,肃清反革命势力的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二四年六月三十日,住在广州沙面的英、法帝国主义者颁布了侮辱中国人民的“新警律”,无理限制中国人民出入沙面,想借此打击广州人民的反帝运动,动摇广东革命政府的威信。党为了回击帝国主义的挑衅,推动广州人民的反帝斗争,决定以广州工代会名义,发动沙面洋务工人举行罢工。七月初,刘尔崧接受了党交给的组织罢工的任务。十四日下午六时,沙面三千多华工在刘尔崧的组织下离开了沙面,英、法租界内的中国巡捕四十八人也参加了罢工。第二天,成立了罢工委员会,向英、法帝国主义者提出了四项要求: (一) 取消新警律; (二) 每天午夜前中国人得自由出入沙面租界; (三)复工后不得对工人歧视报复; (四) 罢工期内工资照发。英、法帝国主义者面临沙面商业停顿,罢工随时都会扩大的威胁,不得不和罢工委员会谈判,并表示接受四项基本要求; 但却宣布,参加罢工的巡捕系属军人,与罢工工人地位不同,不能复职,妄图分裂罢工队伍,破坏罢工委员会的威信。刘尔崧及时识破了英、法帝国主义者的诡计,号召全体罢工工人团结一致,坚持斗争。二十四日,刘尔崧和李森发动沙面各洋行货仓的运输工人参加了罢工。沙面各国商人都想避免损失,纷纷催迫英、法领事迅速结束罢工。在内外夹攻下,英、法帝国主义者被迫接受罢工委员会提出的全部条件。历时一个多月的沙面工人罢工的胜利,给帝国主义以有力的打击,轰动了广州和香港,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由“二七”大罢工后的低潮转向高潮的一个转折点①。

一九二四年八月,中共两广区委成立,刘尔崧被选为区委执行委员。同年冬,两广区委改称为广东区委 (仍领导两广地区党的工作) ,刘尔崧仍为执行委员、工委书记,还先后兼任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广东区委执行委员、书记等职务②。

一九二四年十月,广州商团叛乱时,刘尔崧亲率工团军配合黄埔军校学生军等部队作战,仅仅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就解除了商团武装,平定了叛乱,稳定了广东革命根据地的政局③。

一九二五年五月一日,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期间,刘尔崧参加了邓中夏李启汉苏兆征王荷波、孙云鹏、冯菊坡等人组成的中共党团委员会工作,团结了全体代表,挫败了国民党右派、工贼对大会的捣乱破坏,保证了会议按照预期的目的顺利进行。大会正式成立了全国工人阶级的统一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①。

大会闭幕后不久,混入革命阵营的滇系军阀杨希闵与桂系军阀刘震寰互相勾结,趁革命军东征未归之机,阴谋发动叛乱,企图颠覆广东革命政府。中共广东区委和国民党左派举行联席会议作了周密的军事部署,要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歼敌。刘尔崧参加了军事会议并接受了组织工人断绝敌人交通运输的任务。会后,他发动东江、西江、北江的轮渡工人和邮电工人罢工,还协助杨殷发动粤汉、广九、广三铁路工人罢工,使敌人的运输瘫痪,电讯中断。六月,东征军回师平叛,刘尔崧率工团军配合作战。经一场激战,迫使敌人全部缴械投降,广州局势转危为安②。

一九二五年六月,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了著名的省港大罢工,声援上海人民的“五卅”反帝斗争。六月十五日,刘尔崧和冯菊坡、周文雍根据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首先发动沙面、东山洋务工人罢工。六月十九日,省港大罢工爆发了,刘尔崧被任命为罢工委员会顾问。他积极动员广州工人全力支援罢工斗争。同时,亲自率领工团军配合省港大罢工委员会纠察队,来往珠江三角洲一带,检查船只,防守海关,捉拿破坏罢工的走私奸商。对保卫罢工斗争起了重要作用③。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改组,刘尔崧被任命为执行委员、工人部部长④。他奔走全省各地,领导广东的工人运动有了很大的发展。到一九二六年三月,全省已有五十多个县市成立了党领导的工代会。在广州的二百二十多个工会、二十二万多会员中,属于广州工人代表会领导的有一百五十余个工会,会员人数达十九万八千余人。一九二六年四月一日在广州举行了广州工人代表大会,刘尔崧以大会筹备主席身份致开幕词。他在开幕词中说明广州工人代表大会成立的目的,“是为了统一工人力量,巩固革命基础势力,打倒帝国主义及其工具,以完成民族与阶级的解放。”①大会选举了刘尔崧为广州工人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主席。

一九二六年五月一日,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刘尔崧出席了大会,并在会上报告了广东工人运动概况,再次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②。

随着工农运动的不断高涨和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帝国主义、地主买办阶级和国民党右派,加紧了破坏革命的活动。

从一九二六年七月开始,“广东总工会”和“广东机器工会”等黄色工会的工贼,由于得到国民党新右派蒋介石的支持,到处横行。杀害工人的事件,在广州和广东省内各地陆续发生。七月十三日,“广东总工会”的理事长陈森,唆使爪牙在广州市内杀害牙刷抿扫工人两名,引起全市工人无比义愤。事件发生后,刘尔崧以广州工人代表大会名义召集一百七十个工会的代表开会。会上,代表们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严惩陈森。但是国民党新右派却置之不理。愤怒的工人于十八日拘捕了陈森,并押送到公安局究办。而蒋介石却写信给公安局长要将陈森释放。面对嚣张的国民党新右派,刘尔崧毫不妥协退让,继续领导全市工人,开展肃清工贼运动。当工人们看到从陈森那里搜出的许多杀人凶器,以及他和商团反革命头子陈廉伯的密信时,都义愤填膺。根据确凿的罪证,工人又逮捕了陈森的八个党羽。在罪证面前,国民党政府不得不答应拘捕陈森及其党羽①。

坚持斗争 英勇牺牲

一九二七年初,国民党新右派在帝国主义、买办阶级的支持下,加紧了叛变革命的活动。他们在选举国民党广东省第二届省党部时,把刘尔崧等共产党员排除,并免去刘尔崧省党部工人部部长职务。他们曾卑鄙无耻地对刘尔崧进行利诱收买,提出只要他公开声明脱离共产党,就保留他的省党部执行委员、工人部部长职位。刘尔崧义正辞严地痛斥了国民党新右派,他说: “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共产党员为工人阶级的解放而奋斗,是光明正大、无限光荣的事。至于你们部长的职位,那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它,我们共产党人照样领导工人运动。”②

一九二七年春节,资本家无理破坏劳资协定中关于“不得借旧俗年初二店主任免工人之自由”的规定,大批开除工人,向工人反扑。刘尔崧和周文雍以广州工人代表大会的名义发动全市工人,开展了大规模的反对“无情鸡”的斗争③。一月二十八日,广州各工会代表举行集会,决定向广东省政府请愿,并推刘尔崧和周文雍为总代表。一月三十日,代表前往省政府请愿,三万多工人跟随前往。刘尔崧代表广州工代会向广东省政府提出禁止资本家撕毁已订的劳资协定、不得随意解雇工人的要求。在强大压力下,广东省政府不得不同意工人们的要求①。

四月十二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进行了大规模屠杀。白色恐怖迅速笼罩全国。刘尔崧毫不畏惧,仍然坚守战斗岗位,领导工人斗争。当时许多同志和他的爱人都劝他暂避一个时期,但他严肃地对同志们和他爱人说: “现在正是需要我们的时候,如果我们在这危急的时候跑了,那么谁来组织和领导工人同敌人作斗争呢?共产党员干革命就是要随时随地准备牺牲的,怕死我们就不干革命了。”②十三日晚上,刘尔崧参加了中共广东区委在广州番禺学宫召开的全市党团负责干部紧急会议。会上,广东区委指出了当时的紧急形势,号召共产党员、青年团员提高警惕,准备战斗,以应付随时到来的反革命政变。十四日白天和晚上,刘尔崧同李森在越秀南路中华全国总工会(惠州会馆)召集了全市各工会负责人会议,刘尔崧传达了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号召全市工人提高警惕,加强团结,坚持战斗,保卫革命果实。同时,他还布置了应付紧急事变的具体措施。会议一直开到深夜才结束。

十五日清晨,敌人早已在全市戒严,疯狂地搜捕共产党员和工人领袖。刘尔崧应国际职工代表团之约前往长堤东亚酒店会谈,见马路已为反动军警把守,不能通过,遂转往住宅。当他跨进家门时,七八个特务就蜂拥而上,将他逮捕。

刘尔崧被捕后,关在广州河南南石头监狱。面对着反革命的残暴和革命所遭受的挫折,他心里非常愤怒,也很难过。但他并没有悲观失望,他对难友们说: “要坚持斗争,我们的斗争是正义的,革命一定会胜利的。决不要向敌人屈膝投降,为革命牺牲是光荣的。”①他还通过关系,写了一封信给广州工人代表大会的同志们,告诉狱中的情况,鼓励他们要警惕,要坚持斗争。

四月十九日深夜,敌人对刘尔崧下毒手了。当他听见敌人喊到自己的名字时,知道这是为革命牺牲的时候到了。他从容整装,昂首走出牢房,向难友们告别。一路上他高声朗诵:“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 ”②并慷慨高呼: “中国共产党万岁! ”最后,被敌人秘密杀害于珠江白鹅潭,年二十八岁。

注释

①陈功武、林增华1961年的回忆材料,均存广州市民政局档案室。

①②陈功武、林增华1961年的回忆。

①紫金县文化局: 《紫金革命史上的一颗巨星——刘尔崧烈士革命史实片断》,未刊稿。

②谭天度: 《回忆广东的“五四”运动与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载《广东文史资料》第24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79年9月版。

③《新青年》1920年第9卷第2号。

④谭天度: 《回忆广东的“五四”运动与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包惠僧: 《我所知道的陈独秀》,载《“一大”前后》 (2),人民出版社1980年8月版。

①陈功武、林增华1961年的回忆。

②陈志文: 《大革命时期广州学生运动》,载《广州文史资料》 第18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80年3月版。林增华1961年的回忆。

①谭天度: 《回忆广东的“五四”运动与共产主义小组的建立》。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①《顺德县地方志》、《何秋如回忆资料》,存顺德县档案馆。

①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陈志文:《大革命时期广州工人运动》。

②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室编印: 《1920年——1927年中共广东党组织机构情况》 (1979年8月15日) 。

③《粤区团委给团中央报告》(1923年12月30日),存广东省档案馆。

④陈志文: 《大革命时期广州工人运动》,载《广州文史资料》第22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80年12月版。

①陈志文: 《大革命时期广州工人运动》。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①《陈功武1961年回忆》。陈志文: 《大革命时期广州工人运动》。

②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室编印: 《1920年——1927年中共广东党组织机构情况》 (1979年8月15日) 。

③赖先声: 《在广东革命洪流中的一段回忆》,载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党史教研室编印的《党史教研资料》,1979年11月1日。

①邓中夏: 《中国职工运动简史》。

②③赖先声: 《在广东革命洪流中的一段回忆》。

④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执行委员会会议记录 (1925年11月4日),存广州市革命纪念馆。

①《工人之路》1926年4月2日。

②中华全国总工会职工运动史研究室编: 《中国历次全国劳动大会文献》,工人出版社1957年12月版。

①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马超俊: 《中国劳工运动史》 (1942年4月),商务印书馆印行。

②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③广州地区的资本家在春节的第二天,给工人食鸡后,随即解雇工人,被称为“无情鸡”。

①罗浮: 《年初二解雇工人问题》,《向导》1927年2月。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②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①陈功武1961年的回忆。

②这是唐朝太守张巡对南八说的话。南八是南霁云的字,是张巡部下的一员大将。天宝15年(公元756年)安禄山叛乱,张巡守睢阳城。至德2年安禄山死,其子庆绪命部下尹子琦围睢阳城。因弹尽粮绝,不幸城陷。张巡、南霁云及部将被俘。子琦以刀胁张巡投降,张巡不屈,又胁南霁云投降,霁云一时犹豫,张巡见状呼曰: “南八! 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霁云听后,坚贞不屈,英勇牺牲。见《新唐书》 18传前5537—5540页。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www.mouluexue.com/zhonggong/2020065032.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