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共人物传 正文

赵自选人物传,赵自选生平事迹,赵自选评价

扫码手机浏览

(一)

赵自选,一九○一年七月二十八日 (清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十三) 生于湖南省浏阳县柏家山乡栗术村。父亲赵树生是个老实农民,靠租种地主土地维持一家生活,生有五子,赵自选排行为大。因家境贫寒,赵自选直至九岁仍在放牛割草。一位教私塾的远房亲戚见了,劝赵树生把儿子送去启蒙,并答应减少学费。赵树生见亲友如此关心,便把自选送到离家二十里地的北星桥念书。可是,仅仅读了两年,就因为家庭无力供养,被迫中途退学。

赵自选不甘心就此失学。他白天随父亲下地劳动,每晚都就着油灯,刻苦自学,并且日渐长进。村上的人见他聪颖,便介绍他认识了徐特立。当时,徐特立已把他长沙县五美乡的旧居辟为一所高小,收穷苦孩子读书。五美乡与浏阳的柏家山仅一河之隔,离赵家很近。赵自选自认识徐特立后,常去五美高小借阅书籍,请教疑难问题。徐特立见他学习发奋用功,很是喜爱,不久,便免费将他收在自己的学校里插班读书。此时,他已十七岁了,在班上年龄居长,又接受了一些新文化的影响,思想较之其他同学更为活跃深刻,他写的作文,亦常被徐特立所称赞。

一九一九年夏,赵自选高小毕业。当时已去长沙的徐特立回到五美,鼓励他走教育救国的道路,又要他投考自己创办的长沙县立师范学校。赵自选不负所望,终以优异成绩被录取。

长沙县立师范学校的校址在长沙荷花池泐潭寺。赵自选入校时,徐特立正准备赴法勤工俭学,走前还叮嘱赵自选千万不要忘记了普及民众教育的责任。以后,赵自选虽然再也没有见过自己尊敬的老师徐特立,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投身于时代的洪流,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据赵自选的同学许光达回忆: “长沙师范是当时最进步的学校之一。那时我的年纪虽小,不懂得革命的道理,但是在进步的老师周以栗、陈章甫、曹典琦和进步同学赵自选、张义质、谢鑫、罗为栋、杨展等教育和影响下,积极参加了湖南学生革命运动,如支援湖南纺纱厂的罢工,反对杀害工人领袖庞人铨黄爱; 支援安源路矿罢工,反对杀害黄静源; 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抵制日货……。”①赵自选在这些斗争中,受到了初步的锻炼,并参加了湖南省学生联合会。黄爱、庞人铨被杀后,在毛泽东的主持下,湖南各界在船山学社举行了两次追悼大会,赵自选代表长沙师范的学生发了言。湖南省工团联合会在长沙新河车站成立时,毛泽东、郭亮分别被选为正副总干事,赵自选与省学联的各校代表到会祝贺。

离长沙师范不远的潮宗街五十六号,设有全省闻名的文化书社。赵自选在这里读到了 《共产党宣言》、《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心里拨亮了明灯,更感到中国内忧外患,灾难深重,下决心为国为民除害。他通过新民学会会员陈章甫的介绍,认识了湖南通俗教育馆的何叔衡和文化书社的易礼容,并被吸收到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 (校址设船山学社) 旁听。

陈章甫是浏阳人,曾在五美高小教地理课,是赵自选走上革命道路的领路人。他经常把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军阀混战带给人民的苦难,结合课文讲解,并在一篇自编的教材中写道: “中国雄踞亚洲之东南,土地辽阔膏腴,罕有能比,诚世界大国也。然自清末道光以来,外交失败,丧权割地,时有所闻……。”①赵自选等听了,震动心弦。他入长沙师范时,陈章甫亦在这里教注音字母课,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常在一起讨论社会主义问题。当时,陈章甫已参加了共产党的组织,并在湖南自修大学兼课,赵自选从他那里受到的启发更多,逐步丢掉了教育救国的幻想,置身于实际斗争,并申请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一九二三年夏,二十二岁的赵自选从长沙师范毕业,回到家乡,在柏家山集镇上的赵祠小学任教,还开办了一所农民夜校,免费教贫苦农民识字学算,讲破除迷信的道理。赵祠小学的门口有一口公共水塘,一些农民放了鱼苗饲养,到捕捞季节,族上的乡绅红眼,要将鱼捕归祠堂享用。农民忍气吞声,不敢争抗。赵自选出来打抱不平,帮助写了一张状纸告到县衙,并声明如得不到解决,就去省里登报。县长被迫作出了判决: 捕鱼权归农民所有。这件事得罪了乡绅阔闾,赵自选只教了半年课,便被借故辞退。

赵自选回到长沙时,湖南自修大学已被赵恒惕军阀政府解散。他找到了在湘江中学 (实际上是中共湘区委员会培训干部的学校) 任教的陈章甫,陈把他留在学校以搞杂务做掩护,从事党的地下交通工作。十二月十二日,在湖南省第一次团代会上,赵自选被选为团的湘区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一九二四年春,由陈章甫介绍,赵自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时值国共合作之始,黄埔军校在湖南招生,何叔衡受委托到湘江中学和湖南一师选拔进步青年。赵自选受到党组织的推荐,于三月初的一个夜晚,秘密在清水塘中共湘区委员会机关应试。他在以 《试述投考黄埔军校的志愿》①为题的作文中,表示了自己为劳苦大众解放愿效命沙场的殷切心情。湖南党组织初取了赵自选、刘畴西、陈作为、袁仲贤、郭一予等十八人,指定由赵自选带队去上海参加复试。毛泽东在上海主持了复试,据郭一予回忆: 我们 “于三月底参加长江流域和以北各省考生的复试,也是秘密进行的。经过上海复试,据说湖南送考的学生,思想、文章都好。”②

赵自选以各科成绩优良的正取生资格,于五月五日到黄埔军校入学,被编在步科第三中队第三区队。此后,他常与党员同学左权陈赓蔡升熙、徐向前、许继慎蒋先云王尔琢徐成章周士第等,研讨军事政治,如切如磋,交往密切。

军校初办时,只有三十枝步枪。这年八月,苏联政府首批运来俄式步枪八千余枝、子弹四百万发。船靠黄埔码头,赵自选与同学们兴高采烈,敲锣打鼓迎接。他们卸了一整天船,肩膀磨破了,垫上衬布又继续干。黄埔军校的第一期军事教学课程,分为学科和术科两类,学科包括步兵操典、射击教典、战术学、兵器学、交通学、筑城学、军制学等理论课; 术科包括制式教练、战斗教练、实弹射击、行军宿营、战斗联络等军事技术。赵自选起早摸黑,投入了严格的军事训练,门门成绩都是优秀。他经常参加青年军人联合会举行的研讨会,特别喜爱听周恩来精辟的讲演。军校每月发的几元生活补贴费,他舍不得花,买回《列宁传略》、《中国青年》、《共产主义ABC》等理论书刊阅读,有时还寄一些给长沙湘江中学的学生陈安淮和家里的弟弟赵悔吾,要他们好好学习。

这年秋,香港汇丰银行买办陈廉伯和佛山大地主陈恭受,策动广州商团武装叛乱。黄埔学生义愤填膺,请缨杀敌。赵自选和同学们包围了盘踞广州西关的商团武装。虽然都是第一次作战,却个个奋勇争先。经过激烈的街垒战斗,终于将反动武装缴械,为建立广东革命根据地清除了一个隐患。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十日,赵自选由军校毕业,毕业证是在次年的三月一日由孙中山等署名颁发的,上面写着: “本校第一期学生赵自选,按照本校规定,步兵科教育修学期满,考试及格,特给证书。”①学校给他的评语是: “表现很好,学习用功,艰苦朴素。”②

(二)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经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和军委书记周恩来与孙中山商议,成立了大元帅府直辖的铁甲车队。这是我党直接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周恩来亲自从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中挑选出赵自选等人,负责组建工作。铁甲车队驻在广州大沙头一幢四层楼的洋房里,外面挂着一块引人注目的大牌子,上书 “建国陆海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队部”,徐成章任队长、周士第任副队长、廖乾五任党代表、曹汝谦任政治教官、赵自选任军事教官,装备有几辆铁甲车及一部分其他车辆,成员约一百三十人,加上广东区委派来受训的,常有一百五十人以上。铁甲车队的党组织关系和干部调配归广东区委,重要问题均直接向陈延年、周恩来请示,苏联顾问沙非爱夫亦常来队指导。队员几乎都是从广东各地抽来的工农骨干,政治热情很高,但缺乏军事素质,车队一边组建,赵自选就一边抓紧军事训练。

十二月十一日,应彭湃和周其鉴之邀,赵自选与廖乾五、徐成章、周士第率铁甲车队两个排,赴滨临绥江的广宁县支援农民运动。广宁县农民协会成立于这年十月,由于开展减租斗争,与地主武装发生了冲突。铁甲车队赶到时,县团保总局局长谭侣松委托国民党右派县长蔡鹤明出面,邀铁甲车队负责人赴宴“调解”。铁甲车队将计就计,兵分两路,廖乾五、徐成章去县衙赴宴,控制反动头目; 赵自选与周士第率部队趁机包围了团保总局, 缴枪四十二枝。 土豪劣绅闻之丧胆, 退守潭㘵的江家大炮楼。这个炮楼耗资数万,高五层,粮弹丰足,一时难于攻下,广宁农运因此受到很大影响。

为了迅速解决广宁的地主武装,年底,赵自选由彭湃派遣,赶回广州文明路,向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军委书记周恩来和农委主任阮啸仙汇报,要求调大炮攻打炮楼。区委负责人立即介绍赵自选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去见廖仲恺、胡汉民。廖仲恺在孙中山北上后,主持广州政务,他对工农运动非常热心,派大元帅府卫士队队长卢振柳带一门大炮增援广宁。

一九二五年一月九日,广宁军委会决定再次攻打江家大炮楼。赵自选率社岗农民自卫军封锁交通要道,截断炮楼与外面的联系。卫士队架炮轰击炮楼,但卢振柳也是个国民党右派,对农民运动很抵触,他连发数弹,故意偏离目标,就说没有炮弹了。铁甲车队的火力发挥不上,战士们极为愤慨。

一月中旬,赵自选带着广宁农民向国民党中央控告卢振柳的信,又返回广州。廖仲恺同意将卢振柳调回查办,并拨出三千发子弹补充铁甲车队。二月一日,铁甲车队采用工兵挖坑作业法,逼近江家大炮楼,挖了三天,终于把炸药包送上去,在墙根炸开了一道裂缝。但是,由于敌人火力封锁,仍然冲不进去。赵自选发动农民运来大批柴草,点火焚烧,迫使守军投降。附近的黄家炮楼见势不妙,连夜弃楼逃走。接着,赵自选接受广宁军委会的委派,指挥铁甲车队、卫士队和农民自卫军协同作战,对茶坪岗民团发起总攻。茶坪岗是个较大的集镇,有“广宁第二县城”之称,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赵自选率部乘胜出击,在黎明前涉水过河,炸开工事,将敌军缴械。

在广宁期间,赵自选还积极投入了农民运动。他曾协助彭湃举办《广宁日刊》,发表农村调查的文章,推动减租斗争;有时与战士们一起,在“农兵联合大会”上演出革命话剧。一月二十一日,是列宁逝世一周年的纪念会,赵自选与徐成章、李镇登台发表演说。据周士第回忆: “他们讲述了列宁伟大的一生和他伟大的思想,……使到会群众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①当时,广宁县内的“神打” (亦称大刀会) 有数万余众,成员多为贫苦农民,但由于派别复杂,常为地主所利用。经过他与铁甲车队官兵的争取教育,表示再也不帮助反动地主攻打农会。广宁的地主豪绅慑于革命军的威力,不得不接受了农民的减租要求。

铁甲车队胜利完成了援助广宁农运斗争的任务,赵自选等在二月十九日返回广州,受到中共广东区委的表彰,广州各界团体还在广州公园为铁甲车队的凯旋举行了祝捷大会。

在大沙头铁甲车队的驻地不远,驻有一个飞机掩护队,隶属航空局,局长李糜是苏联同志,但队长是国民党右派。中共广东区委认为,这支队伍关系到广州的安危,便通过广州政府和航空局,从铁甲车队抽调得力骨干去加强领导。四月初,周士第去飞机掩护队担任队长、赵自选担任该队党代表。

赵自选和周士第到职的时候,飞机掩护队有的干部受人挑动,从中作梗,有个排长甚至还想枪杀他们。他们深入到士兵中间了解情况,从清算原队长严重的贪污问题入手,调走了一些坏分子,中共广东区委又陆续补充了一部分青年工人和农民进来,使部队的政治情况发生了变化。不久,他们在飞机掩护队开始建党,成立了一个党小组,赵自选任党小组长。

孙中山在北京病逝后,军阀陈炯明蠢蠢欲动,企图夺取广州。黄埔学生军奉命举行东征,飞机掩护队和铁甲车队则留守广州大本营。正当革命军在东征前线浴血苦战时,帝国主义收买的杨希闵、刘震寰趁机叛乱。飞机掩护队在赵自选和周士第的指挥下,及时掩护了广州各党政机关与苏联顾问团向珠江南岸撤退,随后又转到士敏土厂 (即水泥厂) ,坚守广州大本营。六月初,东征军及时回师讨伐叛军,飞机掩护队和铁甲车队立即转入反攻。他们从猎德渡河,迅速插入敌人背后,向石牌、瘦狗岭方面的敌人攻击,有力地配合了东征军作战,收复了广州。事后,中共广东区委再一次给予铁甲车队和飞机掩护队以表扬。

省港大罢工爆发后,徐成章调任省港罢工委员会任纠察委员会委员长兼总教练,周士第调回铁甲车队任队长,赵自选则留在飞机掩护队,挑起了队长兼党代表两副重担①。

不久,赵自选也调到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作,任工人纠察队第一大队教练②。第一大队有五个支队,约五百名武装工人,他严格实行“三操” (徒手、器械和实弹训练) 、“两课”(政治课和军事课) ,使这个纠察大队训练有素,具有较强的战斗力。七月间,他们开始在珠江三角洲的海岸布防,封锁出进香港的物资,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及其帮凶。

此时,陈炯明卷土重来,占领东江地区,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十月初,赵自选接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命令,调任东江地区海陆丰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率当地农军投入了支前战斗。在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赵自选英勇奋战,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一九二六年春,赵自选被从东江前线调回广州,到毛泽东主持的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担任军事教官③。农讲所的军事课程占三分之一,来自二十个省区的三百二十七名学员,被编为两个中队 (由黄征泮、罗焕荣分任中队长) 、六个区队 (由马天恨、毛华达、杨汉池、张士表、胡珩、田中杰分任区队长) ,赵自选任总队长①,他与教务主任肖楚女一起制定了军训计划,在五月至七月间的整个夏季,集中安排了十周的训练时间,共上操一百二十八个小时,以磨练学员们的意志。学员刚入学不习惯军事生活,赵自选每天清早第一个起床,穿着黄埔军校引人注目的黄军装,在晨曦中吹响口哨,催促学员排队点名; 夜间也经常组织紧急集合,使学员们枕戈待旦、闻风而动。他参照黄埔军校的课目,将训练分为三个阶段,即徒手训练、持枪训练和野外训练,每个阶段训练完毕,都亲自讲评。经过三个月的军事训练,使学员们掌握了一般的军事常识。

八月十日,赵自选受所长毛泽东的委托,与彭公达带领一部分学员赴海陆丰进行为期两周的教学实习。他将学员分成十几个小组,分散到附近农村,与当地的农民协会一起调查农村阶级状况,并参加当地农民自卫军的操练。学员们在海陆丰写出不少调查报告,有租率、田赋、主佃关系、妇女地位等方面的内容,回广州后,由农讲所辑成《农民问题丛刊》 。毛泽东对赵自选的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还亲自为 《农民问题丛刊》写了序言②。

九月间,第六期学员提前毕业,分赴全国各地开展农民运动。赵自选又接受了新的任务,担任广东省农民训练所主任,所址设海丰县的番禺学宫 (后改红宫) 。在十一月二日举行的开学典礼上,赵自选对三百多名学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在这里,他参照广州农讲所的教学经验,主持制定了政治、军事训练计划,为广东各农民协会输送了一批农民运动特派员。年底,训练所结束,赵自选由中共广东区委调回广州,担任广东省农民自卫军部部长兼军事总教官①。

(三)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四月十五日,广州的右派势力封闭了省港罢工委员会,杀害了熊雄、肖楚女等革命同志。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广东党组织被迫转移到香港,赵自选主动要求留在广州坚持地下斗争,在六榕古寺附近的花塔街设立了秘密联络机关。为了方便工作,同年七月,组织上介绍他与机关的一名女工作人员谭澹如结为夫妻。

党的八七会议后,赵自选离开广州,四处奔走,贯彻临时中央政治局关于武装反抗国民党和开展土地革命的方针。十月十五日,他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南方局和广东省委联席会议,与周恩来、张太雷杨殷等,同被选为南方局军委会委员。此时,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均已失败,党决定在南中国最大的城市广州,发动一场新的武装起义,来号召人民继续革命。

按照党的指示,赵自选潜回广州,秘密恢复了一批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军组织。为了准备起义用的武器,他还在近郊的芳村秘密设立了一个炸弹制造所,并亲自动手试制土炸弹。

十二月九日,新成立的广州起义总指挥部参谋团召开会议,赵自选应邀参加,在广州禺山市场一间杂货店楼上讨论了作战方案。会议决定郊区的农民自卫军由赵自选率领,与叶剑英指挥的起义军主力协同作战。十二月十一日凌晨,震动南中国的起义枪声打响了。赵自选按指挥部的部署,带领芳村、南海、花地的农民武装投入战斗,首先包围了芳村警察局,缴枪数十枝; 然后冲进市区,配合教导团与守敌展开激烈的巷战,把红旗插上了反动堡垒的顽固据点——市公安局。

十二月十二日,广州公社 (即广州苏维埃政府) 迎着弥漫的硝烟诞生,赵自选被任命为代理土地委员 (土地委员彭湃因在海陆丰担任苏维埃政府主席,未能到职) ①。

广州公社仅存三天,就遭到帝国主义和军阀的联合绞杀。起义军寡不敌众,退出广州城,转移到东江的海陆丰地区; 赵自选则被分配去北江的英德地区发动新的斗争。他把新婚的妻子安排去香港从事党的地下交通工作 (不久,谭澹如在广州被捕,惨遭杀害) 。由于北江地区环境险恶,土地革命一时发动不起来,赵自选无法立足,于一九二八年三月撤到东江地区。

这时,海陆丰县城相继被敌人占领,彭湃率农民武装退到大南山坚持斗争; 由颜昌颐领导的部分南昌起义部队和徐向前领导的部分广州起义部队,分别改编为红二师和红四师,也在海陆丰地区活动。赵自选在四月十三日举行的广东省委扩大会议上,被选为省委委员,留在海陆丰指导武装斗争。他贯彻省委关于“加紧完成东江琼崖的割据”这一指示②,在海丰县委和红二、四师联席会议上,主持制定了将于五月三日举行的海丰暴动计划,打算夺回县城,重新开辟海陆丰苏维埃区域。

五月三日,战斗按计划打响,赵自选与袁国平率红四师首先投入战斗,凌晨三时从北路偷袭入城,砸开监狱,释放了一百多名被捕的同志,接着,又包围了敌人的指挥部。但是,红二师由于在南路遇上强敌阻击,未能赶来,已入城的红四师渐被增援之敌围住,遭到内外夹攻。时迫事危,赵自选一面指挥部队向朝面山、中峒方向撤退,一面亲自抱着一挺轻机枪断后掩护。冲出县城时,他被敌人机枪射中,子弹穿胸而过,血涌如注,壮烈牺牲,时年二十七岁。

注释

①许光达1963年5月21日在长沙师范学校五十周年校庆时写给母校的信。

①《陈章甫日记》,原件存浏阳县档案馆; 访问陈章甫烈士家属记录。

①②郭一予: 《毛泽东负责上海地区考生复试》,《黄埔军校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8页。

①②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存黄埔军校史料;郭一予1977年的回忆和周士第的回忆。

①《周士第回忆录》,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7—18页。

①②《周士第回忆录》第27—29页。

③王健英: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红旗出版社1983年版,第53页。

①《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运动资料》,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69页。

②广东党史资料丛刊: 《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文献资料》,第297、310页。

①王建吾等: 《黄埔军校史话》,河南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15页。

①王健英: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第85页。

②广东海丰县红宫纪念馆资料。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www.mouluexue.com/zhonggong/2020064468.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