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职场谋略 正文

圣贤之士可以百世为师

扫码手机浏览

结交好人作自己的朋友,那么,你也将成为好人中的一员。

——乔治·赫伯特

对我来说,我喜欢结交那些高尚的人。

——莎士比亚

美德或者邪恶都会对灵魂产生影响

家庭的自然教育通常要持续到孩子进入社会,实际上,家庭教育从没有完全中止过。然而,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家庭教育对品格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也会递减。这个时候,更多的是学校里的人为的教育以及同志、朋友间的伙伴关系,开始通过榜样的影响对品格的形成产生作用。

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模仿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但是,这种模仿能力,年轻人胜于老年人。乔治·赫伯特的母亲为了指导自己的儿子,曾说了这样一句名言:“就像同我们的身体从我们所吃的食物中汲取有益的营养一样,我们灵魂也会从我们所接触的或好或坏的伙伴的行为和言语中吸取美德或者邪恶。”

其实,我们与身边的人打交道而这些人对我们的品格的形成不会产生强有力的影响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人是天生的模仿者,每一个人对他的伙伴的言语、行为、步法、姿势以及思维习惯都会或多或少地留下印象。“样板无足轻重吗?”伯克说道,“不,它重于泰山。样板就是人类的学校,他们不会向什么东西学习。”伯克在他递给罗汉姆侯爵的便条中提出了自己庄严的座右铭,这就是:“牢记——效仿——持之以恒。”

模仿通常是潜意识地发生的,榜样的影响也是不知不觉的,然而这种不知不觉的影响却是极为持久的。只有当一个极易受影响的人接触了一个感染力极强的人的时候,这种对品格的影响才能较为明显地感觉到。但是,即便是感染力最弱的人,对他周围的人也会产生一些影响。感情、思想和习惯的接近是经常的,这种示范作用也从没有停止过。

爱默生发现,即便是老年夫妇或者是在一起住很多年的同室,他们也会发现自己逐渐地变得与对方很相像,所以,假如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很长,那么,我们很可能无法区分他们。假如这种关于老年人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下述关于年轻人的理论就更具有真理性,这些年轻人具有天然的可塑性,他们极易受到影响,时刻准备模仿他们身边人的生活以及言语。

查尔斯·贝尔勋爵在一封信中指出:“关于教育问题我们已经谈得很多了,然而,我认为他们在根本上忽视了样板的作用,而这是至关重要的,对我的最好的教育是我哥哥为我做出的榜样。在我们家的所有成员中,都依赖自我,完全独立,通过模仿,我也获得了自立。”

在孩子的成长发育时期,影响品格形成的主要因素就是环境中事物的属性。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样本和模样便成了经常性的行为,并且慢慢地形成固定不变的习惯,这种习惯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基本上在我们意识到这种力量以前,我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屈从于它,放弃了自己的个性自由。

不良的行为会让人被邪恶死死纠缠

据说,柏拉图有一次训斥了一个小孩,只是因为这个小孩在玩一个很愚蠢的游戏。小男孩对柏拉图说:“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谴责我”,柏拉图答道:“但是,经常这样做的话就不是鸡毛蒜皮的事了。”

不良的行为形成难以改变的习惯后,就如同一个完全由着自己脾性的君主,它会让人被邪恶纠缠住,即使人们诅咒它。当人们无力抵抗这种习惯势力时,就会沦为习惯的奴隶。因而,洛克指出,创造和保持一种能够摆脱习惯的羁绊的精神力量,应该作为道德约束的主要目的之一。

虽然样板对品格的教育作用大多是自发的和无意识的,但这并不等于说人们就是他们周围人的被动的追随者和模仿者。模仿本身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而不是身边伙伴们的行为,有助于他们人生目标的确立和生活原则的形成。每个人自身都有意志力和行动自由,假如他能大胆地去运用,他当然可以对自己结交的朋友和伙伴作出个人的选择。

与成年人一样,只有那些意志薄弱的青少年才会成为自己嗜好的奴隶,或者说屈从于毫无独立精神的对别人的模仿。

有这样一句广为人知的名言,即“可以通过一个人与之交往的朋友来了解他。”

也就是说,一个饮食有节制的人肯定不会和一个酒鬼混在一起,一个举止优雅的人也不会跟一个粗鲁野蛮的人交往,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不会和一个荒淫放荡的人交朋友。和一个堕落的人交往,除了显出自身的品位极低,还有邪恶倾向,并且肯定会把社会的品格导向堕落。“和这样的人谈话是极为有害的,”塞涅卡说, “因为,即使它不造成当时的伤害,它也会在心灵上撒下邪恶的种子,我们离开了谈话者,邪恶的种子却留在我们身上——一种灾难必定会在将来萌发。”

假如年轻人受到了良好的影响和明智的指导,小心谨慎地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们便会在社会中寻找那些比自己强的人作为自己的榜样,并且去努力地模仿他们。和优秀的人交往,自然会从中汲取营养,让自己得到长足的发展,相反,假如与恶人为伴,那么自己肯定会遭殃。社会中有一些受人爱戴、尊敬和崇拜的人,有一些人被人瞧不起、人们唯恐避之不及,就像拉伯雷在谈到对巨人(巨人,是法国讽刺作家拉伯雷在其作品《巨人传》中所描写的一个食欲巨大的国王)的教育时所说的那样。和品格高尚的人生活在一起,你会感到自己也在其中受到了升华,自己的心灵也会被他们照亮。“和豺狼生活在一起,”一句西班牙谚语说,“你也会学会嗥叫。”

即便是与普通的、自私的个人交往,也可能产生极大的危害,可能会让人感到生活单调、乏味,并且形成保守、自私的精神风貌,对于勇敢刚毅、心襟开阔的品格的形成多少对造成不利的影响。另外,还很快就会心胸狭隘、目光短浅,原则性丧失,遇事优柔寡断,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毋庸置疑,这种精神状况对于想有所作为或是真正优秀的人来说是致命的。

相反的情况,假如和那些比自己聪明、优秀和经验丰富的人交往,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感染和鼓舞,生活阅历也会得到增加。因为我们可以根据他们的生活状况改进自己的生活状况,成为他们智慧的伴侣。我们也可以通过他们开阔视野,从他们的经历中受益,不但可以从他们的成功中学到经验,还可以从他们的教训中得到启发。假如他们比自己强大,我们自然可以从中得到力量。因此,与那些聪明而又精力充沛的人交往,总能对自己的品格的形成产生有益的影响,比如自己的才干有所增长,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所提高,自己的目标有所改进,在日常事务中更加敏捷和老练,与此同时,也许对别人更有帮助。

西摩本尼克夫人说:“早年离群索居的习惯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常常为此感到深深的懊悔。我们最糟糕的伙伴是那种罪孽深重而又不肯悔改的自我。与世隔绝,一个人不但会对帮助自己同类的方法一无所知,而且根本就没有急需帮助的人的概念。交际的圈子只要不是大得连清静的时间都没有,那么,一个人就会得到十分丰富的经验;在与别人的交往中,你会博得别人的同情,虽然这不同于慈善,并且开始扩大,最后,你会从别人那里得到许多宝贵的东西。与别人的交往,也会增强品格的力量,使我们不至于迷失自己的方向,更明智地为自己开辟道路。”

对于一个忠诚朋友的快乐的建议和及时的暗示或是友善的劝告,很可能给一个年轻人的生活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印度传教士亨利·马丁的生活,似乎完全是受了一个在杜鲁初级中学学习时的朋友的影响。当时的马丁体质虚弱,有轻微的神经质。由于缺乏活力,他对学校的活动毫无兴趣,同时,由于亨利·马丁性情急躁,那些大一点的孩子总喜欢激怒他,以此取乐,有的孩子甚至还欺侮他。然而,在那些大一点的孩子当中,有一个和马丁有深厚的友谊,他总是在马丁受欺负的时候保护照顾他。他站在马丁和欺侮弱小者的中间,当然,他不只是帮马丁打架,还帮助他学习功课。虽然马丁是一个相当愚笨的学生,但是他的父亲还是决定让他接受大学教育。在马丁15岁那年,父亲为得到一份奖学金而把他送进牛津大学,但是他未能如愿以偿。马丁便在杜鲁初级中学继续待了两年,之后就去了剑桥,在剑桥的圣约翰学院注册。在那里,马丁惊喜地发现了在杜鲁初级中学的那位伙伴。两人的友谊由此进一步加深,从这以后,这位年龄稍长的学生成了马丁的指导教师。马丁能够应付自己的学业,但是易激动,脾气暴躁的缺点依然还带在身上,并且偶尔会发泄自己难以抑制的愤怒。而马丁的那位年纪稍大的朋友却情绪稳定,富有耐心,勤奋刻苦。他时时刻刻照顾、指导和劝勉马丁,不允许马丁结交邪恶的朋友,劝他认真学习,“这不是要得到别人的称赞,而是为了自己的荣耀。”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马丁的学习进步很快,第二年圣诞节的考试中马丁名列年级第一。然而,马丁的这位友善的朋友和指导者自身并没有取得什么辉煌的成绩,在岁月的长河中,这位朋友逐渐被世人淡忘了。虽然不为人所知,但他很可能过着一种有益的生活。他在生活中崇高的理想曾经是帮助朋友形成良好的品格、激发他追求真理的精神,为他日后崇高的事业打下了基础。不久以后,马丁便成了一位印度传教士。

据说,佩利博士的大学生涯也有与此相类似的事情。佩利在剑桥读书的时候以聪明能干而著称,但也曾以愚笨而出名,当时的佩利是同伴们喜爱的对象,当然,也曾是同伴们取笑的对象。虽然佩利的天赋很高,然而他却不肯动脑筋,喜好游手好闲,而且花钱大手大脚,直到大学第三学年,佩利在学业上还是一塌糊涂,毫无起色。有一次,他像往常一样闲游浪荡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早上一个朋友来到他身旁,对他吼道:“佩利,我为了你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认为你是个大傻瓜,我比你有钱去过放荡的生活,我也比你有资本去游手好闲。你要明白,你只是个穷小子,你没有资本这样做。虽然我曾想过这样做,但我也没这样做,而你这个傻瓜却什么坏事都敢做。你的这些蠢行已经让我通宵未眠。现在,我警告你,假如你不思进取,还这样下去,那么,我将和你断绝一切来往。”

据说,通过这次的训诫,佩利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从此只后,他与以前判若两人。不但制定了全新的生活计划,并且严格遵照执行,成了最勤奋用功的学生。随后,佩利渐渐超过了自己的竞争对手,这一学年末的考试中他荣获了年级甲等及格者称号。后来,佩利成了一名作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阿诺德博士对个人的示范作用对青少年的影响有着更为充分的认识。他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让自己的那所学校的学生的品格提升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他拟订了这样一个基本目标,首先,通过与学生中的领头羊的感情沟通中向他们灌输崇高的精神,然后,让这些领头羊成为在学生中普及这种精神的工具,主要是通过他们的模仿、示范和威望。阿诺德致力使大家都感到自己是他们的同事,并且大家对有效地管理学校都负有道义上的责任。

这种崇高精神的管理体制所能产生出来的第一个效果就是激发了学生们的力量和自信。学生们感到自己是被人信赖的。当然,和其他学校一样,在这所学校里也有无赖。对此阿诺德校长在密切地关注着,力图不让这些坏的样板影响了其他人。有一次,阿诺德对一位副校长说:“你看见那两个走在一起的学生了吗?以前,我从没看见他们在一起过。你要特别留心观察他们的伙伴关系,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能够说明他们性格的变化。”

阿诺德博士自身的表率作用就是对人的感化。任何一个优秀的教师都是如此。在他的身上,学生们学会了自尊,自尊是其他一切美德的生长点。“正是在他身上,”他的传记作家说,“孩子们发现了健康的精神和活力,让他们感到生活的乐趣和意义,并对孩子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精神活生生地留在了他们脑海里。在阿诺德去世之后,他与学生的这种联系仍然牢不可破。他们仍然觉得老师活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正是如此,阿诺德博士造就了很大一批品德高尚的人,并且通过他们把自己的表率作用带到了世界各地。

杜戈尔德·史第沃特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学生的可贵品质。“在我看来,”科克本爵士说,“他的演讲就像开辟了一条通向天堂之路。我感觉到我的灵魂的存在。他那些可贵的思想,通过那些精美的语句在我们心中撒播,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更高的精神境界,……它们完全改变了我的品格。”

品格对生活中各方面的状况都会产生影响。一个具有优秀品格的人会在工厂中给工友们定下生活的格调,并提高他们的生活激情。因而,当富兰克林在伦敦的一个工厂做工人时改变了整个工厂的行为方式。同样,一个品德败坏和堕落的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降低和败坏同伴们的品格。约翰·布朗船长——人称“勇往直前的布朗”——曾经对爱默生说:“那些到一个新国家定居的人,一个善良可信的人抵得上一百个虚伪而不讲信用的人,抵得上一千个没有品格的人。”他的这个样板产生很强的感染力,所有人基本都受到了直接和有益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人们的品格,让人们的生活和他一样充满活力。

与优秀的人交往总是会使自己也变得优秀

与优秀的人交往总是会使自己也变得优秀。优秀的品格通过优秀的人的影响四处扩散。“我本是块普通的土地,只是我这里种植了玫瑰”,东方寓言中散发着浓郁芳香的土地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品格优秀的人必然造就品格优秀的人。卡农·莫斯利指出:“令人奇怪的是,善行总是产生无数的善行,善行从来不是独一无二的,恶行也是如此,它会创造出另外的恶行——循环往复,生生不已。这就像一块石头投入水中,会产生波纹,而这些波纹又会产生更大的波纹,如此连绵不断,直至最后一道波纹抵达岸堤。我猜想,世界上目前存在的一切美德也都是这样从遥远的过去通过传统流传下来的,而这些美德的中心往往是不为人知的。” 因此,拉斯金先生指出:“天生的邪恶必定产生邪恶,而天生的勇猛和正直塑造出勇敢和正直。”

因此,每个人的生活对别人来说,都是每天反复灌输的好的或坏的样板。好人的一生是培养美德的活生生的教材,同时也是对邪恶的最义正词严的驳斥。

伟大的精神总是在辐射出影响

伟大的精神总会辐射出影响,它不但可以产生力量,而且能够交流甚至创造力量。因而,但丁出现以后,引发了一大群伟人——彼特拉克、薄加丘、达索,等等。从他们身上,弥尔顿学会了忍受邪恶的言语的刺激和邪恶的时代的侮辱。许多年以后,想到但丁曾经在拉瓦那的松树林中住过,拜伦受到激发写出了最激昂的诗。但丁鼓舞了意大利最伟大的画家——吉尔多、奥卡拉、米歇尔·安吉罗和拉斐尔。阿里斯多和第欣也是在但丁的影响下相互帮助,相互勉励,并最终走向了辉煌。

那些带动了其他人的伟大而善良的人们,赢得世人的崇敬是理所当然的。这种对高尚品格的崇敬通常会使得自己的精神得到升华,使得灵魂从自我的奴役中得到拯救,因为自我奴役是道德进步的最大羁绊。这群人通过自己的伟大的思想或事迹而著称于世,同时,也为时代营造了一个较良好的道德氛围,我们感到我们的目标或者是目的也得到了升华。

“告诉我你崇拜谁,”圣·波伏说,“我就能判断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至少可以了解你的潜能、志趣和品格。”你崇拜卑鄙的人吗?那么,你自己也是个卑鄙的人。你崇拜有钱的人吗?那么你是个世俗的人,粗俗的人。你崇拜头衔吗?那么,你是个溜须拍马的人,也可能是个阿谀奉承者。 你崇拜诚实、勇敢和刚毅的人吗?那么你自己也是个诚实的、勇敢和刚毅的人。

在品格正处于形成阶段的青少年时期,崇拜的热情也最高的。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崇拜具体化为习惯。而不崇拜偶像往往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当人的性格处于可塑阶段并容易接受影响的时候,最好鼓励他们去崇拜伟大的品格——因为青少年正是需要这样或那样的英雄,况且,他们很可能把一个罪大恶极的人当作崇拜的偶像。因此,当学生对光辉的业绩表示崇拜,对某个人物或自然景观表示出极大的热情时,阿诺德博士会非常欣喜。“我认为,”他说,“‘不崇拜偶像’这是魔鬼最喜爱的教科书,他找不到一个比这更深奥难解的学说来向学生们灌输了。”因此,当一个学生失去了他的天性中最美好的部分,对一切低下、愚蠢的东西失去保护伞时,他往往会陷入混乱之中。”

阿尔伯特王子的品格有一个十分优秀的特点,那就是他对别人的优秀事迹总是表现出十分的崇敬。一个人在描述他的品格时指出:“任何人说出一句名言或办了一件好事,他都会表现出十分的快乐。他为之欢呼,并且会接连几天提到。不管这句话或这件事是出自一个小孩子之口(手),还是出自一个老练的政治家之口(手),他都同样高兴。在任何场合、以任何方式,他都乐意去做好事。”

“一个真诚地崇拜别人品质的人会比其他任何人赢得更多的朋友,”约翰逊博士说,“它表明这个人的宽厚、率直、诚实和乐于接受优点。”我们认为博斯韦尔在给约翰逊写传记时是怀着真诚的崇拜的,或者说是真诚的尊敬的。因而,这本传记到今天为止也是最好的。人们不禁会想,在博斯韦尔的身上,一定会具备着一些真正优秀的品质,这样他才会被像约翰逊这样的人所吸引,即使他对约翰逊有过无数的驳斥和责骂,但是约翰逊仍然保持着对他的真诚的崇拜。在麦考雷看来,博斯韦尔是个完全不值一谈的人物,是一个纨绔子弟和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脆弱,虚荣,喜欢冲动,好奇心强,还喜欢喋喋不休,而且缺乏理智、幽默和口才。然而,卡莱尔对这位传记作家的评价要客观公正得多,博斯韦尔虽然在很多方面喜欢虚荣并且近乎愚蠢,但是他尊重传统的习惯,对真正智慧和优秀的人充满爱心并且崇拜得五体投地。卡莱尔认为,如若缺乏这样的品质,,《约翰逊传》是不可能写出来的。“博斯韦尔写了一本好书,”卡莱尔说,“因为他有深刻的洞察力,有极高的才华,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充满爱心和孩子般敞开的心扉,他的眼睛和心灵善于发现智慧。”

很多心胸开阔的年轻人都崇拜英雄,尤其是那些喜欢读书的人。因而,当阿伦·坎宁汉姆还在尼斯德尔当石匠学徒时,就曾步行到爱丁堡,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见一见在街头散步的瓦特·斯科特勋爵。我们会为这个小伙子的热情而感到敬佩,也会敬佩他徒步远行的冲动。诗人罗杰斯过去经常谈起他童年时的热切期望,那就是想见见约翰逊博士,然而,当他的手放在约翰逊在博尔特科特的住宅大门上的时候,他丧失了敲门的勇气,转身走了。当伊萨克·迪士累利还是个少年时,他也为了同样的目的到了博尔特科特,尽管他有勇气敲开了大门,而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开门的仆人告诉他几个小时以前这位伟大的词典编纂者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与此相反,心胸狭隘、不够大度的人通常是不会心悦诚服地崇拜别人。对他们来说很不幸的是,他们认识不到更谈不到尊崇伟大的人物和伟大的事业。卑鄙的人只崇拜卑鄙的东西。马屁精关于美的最高观念就是溜须拍马。一个默默无闻的势利小人关于人的最高理想就是做一个人所共知的附庸风雅之徒。奴隶贩子总是根据肌肉是否发达来评判一个人的价值。当戈弗雷·尼尔勋爵告诉一个几内亚商人在他的面前有两位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时,这位几内亚商人回答说:“你到底有多伟大我不知道,但是我不喜欢你的相貌。我经常贩卖的那些人比你们两个都强,就凭你们两人的骨骼和肌肉,至多只能值十个畿尼(旧时英国金币,合21先令)。”

尽管罗谢弗古尔德在他的一句人生箴言中指出,即便是发生在我们最好的朋友身上的灾难,也有一些东西能让我们感到愉快的,然而只有那些心胸褊狭、本质卑鄙的人才会对别人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也会因为对别人的成功无法忍受而怒发冲冠。没有宽阔的胸襟和健康心态的人,对他们自己来说,也是极为不幸的。人们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喜好嘲笑别人的人。”此类人通常把别人的成功,即便是一件好事,都看成是对自己的人身冒犯和侮辱。这些人无法容忍别人受到赞扬,尤其是当这个人与自己同属一个领域、同一行业时。他们很能宽恕别人的失败,但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假如别人比自己做得更好,那便是不可饶恕的。假如他们在哪里遭到了失败,他们肯定会在哪里成为一个最无情的诬蔑者。尖刻的批评者这样来考虑他的竞争对手:

当他在这一领域受到赐福时,

难道我还没有理由嫌恶他?

狭隘卑鄙的心灵总是充满了鄙夷、挑剔和吹毛求疵,除了对厚颜无耻和极端邪恶的事情外,总是喜欢对任何事情进行冷嘲热讽。这样的人的最大的慰藉就是人格的缺陷。“假如聪明的人不犯错误,”乔治,赫伯特说,“这就会使愚蠢的人感到如坐针毡般的难受。”尽管聪明的人可以通过避免错误来认识愚蠢的人,然而愚蠢的人却很少能够从聪明人的表率作用中有所收获。一个德国作家曾经说过,仅仅致力于去发现了一个伟人或一个伟大时代的瑕疵是一种极其可悲的性格。在评判这些人时,让我们也怀着博林布鲁克的宽厚仁慈吧。在别人提到马尔伯勒的一个有嫌疑但是又尚未得到证实的缺点时,博林布鲁克说:“即使他有这种缺陷,我也会原谅他。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对活着的或已经过世的伟人的崇拜,肯定会使得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去效法他们。当特弥斯托克斯还是个孩子时,心灵就被同代人的光辉业绩所鼓舞,他渴望为国效劳而出名。当马拉松战斗打响后,特弥斯托克斯陷入了沉思默想之中。朋友询问他原因,他回答说:“密尔梯尔德斯战役纪念碑令他无法入睡。”几年后,特弥斯托克斯成了雅典军队的指挥官,在阿特米丝安战役和撒拉米丝战役中,把波斯军队赶到了克尔克斯地区,当时的国民们都满怀感激地说,他的智慧和勇猛拯救了国家。

据说,修昔底德儿时在聆听希罗多德念他的历史学著作时,声泪俱下,他在内心深处暗下决心要做个有所作为的人。有一次,当德摩斯梯尼在听科尼斯特图斯演讲时,便被他的雄辩所感染,激起了他当一名雄辩家的壮志。然而,德摩斯梯尼身体虚弱,中气不足,口齿不清,呼吸短促——这些缺陷只能通过勤奋的学习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才能克服。即便是他付出了艰苦努力,却还是没有成为一个口齿伶俐的演说家。他的所有演说,尤其是他最脍炙人口的名篇,都经过了他精益求精的推敲,几乎每一个句子都可以看出这位雄辩家的技巧和勤奋。

与此相类似的品格的互相效仿,通过伟人的方式方法及其才华来塑造自己的品格,这种事例在任何历史时期都可以找到。勇士、政治家、雄辩家、爱国者、诗人和艺术家都有意无意地、或多或少地通过模仿过去的或是当今的伟人的生活和行为中吸取了营养。

伟人们还能引起国王、和皇帝们的崇拜。弗兰西斯·德·梅迪奇每次总是先脱掉帽子再和迈克尔·安吉洛说话,以示敬意。朱利叶斯三世也总是让他坐在自己身旁和自己说话。查尔斯五世曾经为第欣让路,而且,有一天,当画笔从这位画家手中掉落地上的时候,查尔斯弯腰把它捡了起来,并且对他说:“你值得一个国王为你效劳。”利奥十世对那些未经阿里奥斯托允许就私自印刷和出售他的诗歌的人以驱出教会相威胁。

海顿曾经发现,很多人都喜爱和尊敬自己,然而那些音乐教授们却不是,并且那些最杰出的音乐家彼此间也都不买账。海顿似乎完全摆脱了那种狭小器量的束缚。他对声名显赫的波波拉极为崇拜,为了接近波波拉,海顿甚至决定给他当仆人。与波波拉的家人们混熟之后,海顿被允许充当这一角色。每天清晨,海顿仔细地为这位大师刷去大衣上的灰尘,为他擦皮鞋,还为他梳理蓬乱的头发。刚开始的时候,波波拉动不动就对这位侵入者发怒,当然,这种粗暴很快就被温和所代替,并最终转化成了感情。波波拉很快就发现了这位仆人的天才。在他的指导下,海顿最终跻身于那些杰出的作曲家行列。

除了波波拉,海顿也非常崇拜亨德尔。“他是我们的祖师爷”有一次他说,继亨德尔之后,斯卡拉第蜚声意大利,成了尊敬的象征。莫扎特对这位伟大的作曲家十分推崇。并说:“亨德尔就像一道耀眼的闪电,掠过斯卡拉第。”。贝多芬也把亨德尔拥戴为:“音乐王国的君主。”在贝多芬临死前,他的一位朋友给他送去了亨德尔的作品,一共四十卷。这些作品被放进了贝多芬的卧室,贝多芬用恢复了活力的双眼盯着这堆书,用手指着它们说“这——这就是真理!”

海顿不但崇拜那些已经过世的天才人物,对与自己同时代的年轻人也是十分推崇的,比如莫扎特和贝多芬。卑鄙小人总会嫉妒自己的同行,然而,真正伟大的人却善于发现别人,并且彼此互相珍爱。关于莫扎特,海顿写道:“我的唯一心愿就是想在音乐界的朋友中,特别是在伟人中,得到像莫扎特这种程度的音乐的认同,莫扎特那举世无双的作品让人欣赏和感激。国民们都应在各自的领域中互相竞争,力争一流。布拉格不但应当保留有这种珍贵的人才,而且应当给予他们以优厚的报酬。因为不这样,一个伟大的天才人物的一生实在是太可悲了……一想到举世无双的莫扎特还没有被某些特级的乐队或皇宫聘用,我就满腔怒火。请原谅我的激动,我实在太喜爱这个人!”

在对海顿的优点的认同方面,莫扎特同样也是宽厚仁慈的。莫扎特曾对一个评论家说:“先生,即使我们两人融为一体,我们两人的分量也抵不上一个海顿。”当莫扎特第一次听贝多芬演奏时,他说:“听这个年轻人演奏,我可以保证他将成为一个世界伟人。”

巴芬认为牛顿是最伟大的哲学家,十分崇拜牛顿,常常在工作的地方悬挂他的肖像。席勒同样推崇莎士比亚,并怀着极度的崇敬和热情研究了多年,对莎士比亚有了直接的了解,而之后的崇拜感也更加强烈了。

皮特是坎宁的老师,也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坎宁怀着真诚的崇拜跟随了皮特多年,并对皮特有深深的依恋。坎宁说:“他活着的时候,我全心全意忠诚于他。他去世之后,我不再承认任何领导者。我的政治上的忠诚已葬入他的坟墓。”

对于一个年轻的艺术家,第一次认识到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往往是至关重要的。当卡雷吉奥第一次凝视拉斐尔的作品《圣塞西莉亚》时,他感到内心深处的一种觉醒的力量,这时他大叫道:“我也是一名画家了!”因而,康斯特布尔常常回忆说,他第一次看到克劳德的作品《夏甲》(据史书记载,夏甲是亚伯拉罕之妾,亚伯拉罕之妻萨拉出于妒忌而将她驱入沙漠)时,给他的绘画生涯中产生了划时代的意义。乔治·博蒙特勋爵也非常喜爱这幅画,在他外出旅行时,总是把它放入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

伟大的人物和优秀人物所树立的榜样是无法磨灭的。这些人仍然活在后代人之中,并且对后人的生活产生影响。在科布登先生去世不久,迪士累利在众议院发表演说指出:

“当我们回忆起那些极其巨大而又无可挽回的损失时,我们还能找到一些安慰,那就是那些伟人并没有完全离开我们,在这里,我们还能经常引用他们的话语,我们还能经常提到他们的榜样作用,我们甚至还能用他们的思想来解决部分争议和冲突。现如今,我可以这样说,虽然有一些议员再也不能出席议会会议了,但是他们仍然还是议会的议员,他们的职务是无法解除的,他们不受反复无常的选民的左右,他们更不会被岁月的流逝而冲走。我认为科布登先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伟人的传记告诉我们可以做一个怎样的人和人能够做些什么。因而,它或许会使每一个人增添力量和自信心。即便是最低贱的人,在看得见伟人的地方,他也可以崇拜,可以期望,并获得勇气。这些和我们同血统的伟大同胞们,永垂不朽的他们在坟墓中与我们对话,为我们指引着他们的足迹前进。他们的榜样作用与我们同在,这些作用引导、影响和统率着我们。因为高尚的品格是永远的遗产,代代相传,并且不断产生高尚的品格。

“圣贤之仁可以百世为师,”中国人说,“懂得圣贤们的礼貌规矩,愚蠢的人也会变得聪明,优柔寡断的人会变得刚毅果断。”因而,一个优秀的人物所作出的生活样板仍然是后代人的自由和解放的福音:

我们不会死亡,我们将活在后人的心中。

优秀人物所说的话以及他们为世人所作出的表率,会超越时空地存在下去,它们会融入后代人的思想和心灵,为人们在生活道路上提供帮助,也给人们临死之时以安慰。亨利·马丁说:“最为悲惨和最为痛苦的死亡是,与度过了有意义的一生的人相比,自己的一生没有任何东西可值得回忆的人的死亡。只有那些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经验和作出了表率的人,才真正是伟大的!”

每一种制度都可以被看作是一些伟人的影子的延伸

广大的劳动者和伟大的思想家是历史的真正的缔造者,而历史从本质上来说是人的历史,它不断地受到人的品格的影响,这些人包括杰出的领导者、国王、哲学家、政治家和爱国者,他们是真正的高贵之人。卡莱尔先生明确地指出,人类的历史归根结底就是伟人的历史。这些伟人确实标志和开创了国民生活的一个新时代。他们的影响对社会是积极主动的,当然也是有反作用的。尽管在一定意义上,他们的精神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产物,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公众的精神却是他们精神影响的产物。他们的个人行为就相当于社会的目标——社会制度。他们自己创造了不朽的思想,并使之广泛传播,使其精神化为行动。因此,早期的改革者倡导了改革运动,也影响了现代的思想解放。爱默生曾经说过,每一种制度都可以被看作是一些伟人的影子的延伸,这些伟人所创造的就是历史。

伟大人物是国家与民族的力量的源泉

伟人的精神风貌会深深地影响他们的那个时代和民族——就像路德影响了现代德国人,诺克斯影响了苏格兰人一样。 假如有一个人曾经深深影响了现代意大利人的心灵,那么这个人就应该是但丁。曾经在那个意大利人堕落的漫长的世纪中,他那充满激情的言辞和思想对所有深陷黑暗的人来说,就是一堆营火和一盏灯塔。他是民族自由的先驱——为了追求全民族的自由,他敢于直面残害、流放和死亡。他是最具有民族特性和民族使命感的意大利诗人,所以他最受人喜爱,拥有最广泛的读者。即使在他去世之后的数百年,任何受过教育的意大利人也都能背诵出他那精彩的诗篇。这些诗中的情感鼓舞着后代人们的生活,而且最终影响着他们的民族的历史。在1821年,拜伦曾经写道:“意大利人谈论的是但丁,写出来的是但丁,思考着的和梦想着的也是但丁。在此时,这或许显得有些极端,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就是意大利的民族英雄,他确实值得人们崇拜。”

不同时期都有许多具有各种才华的人相继出现——从阿尔弗雷德到艾伯特——他们用相同的方式,即通过自己的言行和榜样作用,为英国人多种形式的品格的定型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在这些人当中,最有影响的可能是生活在伊丽莎白和克伦威尔统治时期和介于这两个时期之间的那些人。在这期间出现的伟人有莎士比亚、拉伯雷、培根、西尼、弥尔顿、赫伯特、汉普顿、艾略特、比姆、瓦纳、克伦威尔等——这些人当中有些是具有伟大的力量,另一些则具有强烈的尊严和纯洁的品格。这些人的生活都已经成了英国人的公众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人的事迹和思想被视为是从历史中继承来的最珍贵的遗产。

华盛顿在他离世之后留给他的国家的最宝贵的财富不是一个新的国家,而是一个毫无瑕疵的生活楷模——一种伟大、诚实、纯洁和高尚的品格——那是所有后来人在形成自己的品格时纷纷效仿的榜样。华盛顿和其他伟大的人物一样,他的伟大不但仅在于他的智力、技巧和天才,还在于他的荣誉、正直、忠诚和崇高的责任感——简言之,他们的伟大在于他们拥有真正的高贵的品格。

这样的伟大人物是他们所属的那个国家的真正的力量的源泉。他们通过自己的言行发挥了榜样作用,并用自己所遗赠的品格,支撑和鼓舞了整个国家,强化和巩固了自己的国家,使它更为高贵,使它闪烁出绚丽的光辉。“关于伟人的名字和回忆是一个民族的产业,”一位很有才华的作家曾经这样写道,“孤立、颠覆、被抛弃甚至推行奴隶制度,也不能剥夺这个国家的这份神圣的遗产……无论何时,它都能确保国民精神上的自由和生活的幸福……这些死去的英雄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复活,以一种庄严的旁观者和赞许者的面貌出现在现世的人们面前。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只要她能感觉到一直有这样光辉的形象始终在鼓舞着自己,她就不会迷失自我。因此,可以说这些伟人是人类的精英,他们虽死犹存,他们的思想和精神将流传万世。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他们的后代应该学习的最好例子。他们是国民的楷模,经常激励和鼓舞那些有心效法他们的人。”

然而,判断一个民族的品质不但仅要考虑伟人的品格,而且要考虑那些在国民主体中发挥作用和产生影响的品格。当华盛顿·埃尔文参观艾博斯福德时,瓦特·斯科特勋爵被介绍给他的许多朋友和他所喜爱的人,这其中不但有附近的农场主,而且还有正在劳动的农民。斯科特说:“我想让你看看那些真正优秀而又普通的苏格兰人民。一个民族的品格不是从它的优秀分子中学到的,不是从优秀的先生和女士那里学来的,更不是从书本上的哲学家们那里学到的,而是从你在任何地方遇到的普通的苏格兰人那里学到的,他们都具有同样的品格。”虽然政治家和哲学家代表了一个社会的思维能力和最优秀的力量,但是,那些创办工业和开辟新的职业的人,和那些普通的劳动群众,才是推动每一个民族前进的主体力量,他们构成了一个民族的真正的脊梁,一个民族必然时时刻刻从他们身上增添新的力量和精神。

真正伟大的人具有超级影响力

真正伟大的人受到人们的崇敬和爱戴是理所当然的。他把自己所属的民族视为神圣之物。他们不但提升了所有自己的同代人,而且也提升了后来者。他们这种巨大的榜样作用是整个人类的普遍的宝贵财富。他们的光辉业绩和睿智思想是整个人类最灿烂的遗产。他们是现代人和先辈们联系的纽带,而且提升了未来人的生活目标;提高了人们生活的原则水平,保持了人类品格的尊严;这些生活中最有价值和最高尚的传统与天性充实了人们的心灵。

体现在思想和行动之中的品格是永垂不朽的。一个伟大思想家个人的思想会数百年扎根于人们的心灵,并最终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实践中发生作用。它会跨越时间的长河,仿佛是一个来自逝者的声音,影响相隔数千年的人们的心灵。因此,摩西、大卫、所罗门、柏拉图、苏格拉底色诺芬、塞涅卡、西塞罗和爱比克泰德,仍然在他们的坟墓中和我们对话。他们的思想虽然是以一种他们本人不会说、甚至在他们那个时代还一无所知的语言传递着,但它们依然是引人入胜的,而且强有力地影响着后人的品格。西奥多·帕克曾经说过,对一个国家来说,一个像苏格拉底这样的人,他的价值比无数个像南卡罗来纳这样的州还要大。假如这个州今天从世界中消失,它给世界带来的影响,远不如苏格拉底给世界带来的影响。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https://www.mouluexue.com/zhichang/20200914807.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