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外名人传 正文

卡布拉尔·阿米卡尔·洛佩斯人物生平简介,卡布拉尔·阿米卡尔·洛佩斯怎么死的,卡布拉尔·阿米卡尔·洛佩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扫码手机浏览

卡布拉尔·阿米卡尔·洛佩斯(Amilcar Lopes Cabral,1924—1973),几内亚比绍(简称几比)① 族解放武装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的创始人和前总书记。

卡布拉尔1924年9月12日生于几内亚比绍巴法塔省。父亲是佛得角人。1951年,卡布拉尔在葡萄牙里斯本大学毕业,获农艺师职称。在学习期间,他曾参加过葡萄牙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青年联盟,并为该盟负责人之一。他与其他葡属非洲殖民地学生,如安哥拉的阿贡斯提纽·内图,莫桑比克的埃杜阿多·蒙德拉内和马塞利诺·多斯·桑托斯等一起,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高涨的民族独立运动的鼓舞,决心反对葡萄牙殖民统治。据他说,在此期间,他们“密切注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殖民政策和国际局势的演变,并受民族解放思潮的影响,开始讨论怎样使自己的思想重新非洲化的问题”,并称这是他在“民族觉醒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卡布拉尔返国后,在葡萄牙人农场里任农艺师。1952—1954年,为了给葡殖民当局准备几比农业人口普查的材料,他遍访全国,从中获得了本国社会结构的基本知识,对以后制订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的革命战略起了不小作用。

1953年,卡布拉尔与在比绍的几名非洲人公务员和商业雇员一道,准备组织起来,反对葡殖民政权的种族歧视与专横,保卫非洲人的权利与利益。

殖民当局禁止非洲人成立自己的组织,卡布拉尔等秘密动员比绍工人参加斗争。他们建立了“几内亚比绍民族独立运动”的组织,发动了1956年的罢工斗争,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遭到殖民当局的镇压。

在一切合法斗争都遭失败后,卡布拉尔等又与比绍的几个手艺工人一起,于1956年9月19日创建秘密政党——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简称几佛独立党)。发起人除卡布拉尔及其同父异母弟弟路易斯·卡布拉尔外,还有阿·佩雷拉(佛得角人)及另三人。卡布拉尔任总书记,佩雷拉任副总书记。该党的纲领是:“争取真正的、完全的和无条件的民族独立,打倒葡萄牙及一切殖民主义”,建立和平、正义与平等的社会,实现几、佛民族统一,对外主张与各国人民和平共处,接受和尊重联合国宪章和万隆会议决议。几佛独立党的领导成员多为知识分子,一般成员包括工人、农民、职员和中、小知识分子。

此后,卡布拉尔曾在安哥拉从事革命活动两年。他也是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创始人之一。1957年,他和安哥拉、莫桑比克的民族解放运动领导人一起,在这些葡属殖民地开展反对殖民主义的活动。

卡布拉尔早期主张通过群众运动,以和平手段争取民族解放。1958年,邻国几内亚的独立,推动了几佛独立党的发展。1959年7月至8月,该党发动比绍码头工人和内河航运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 8月3日,罢工遭到殖民当局血腥镇压,死50人,伤100多人。这次罢工斗争的失败成了几比民族解放斗争史上的转折点。它促使卡布拉尔等领导人认识到,不能走以城市斗争为中心的争取独立的道路。

同年9月19日,卡布拉尔在比绍召开党的秘密会议,通过党的行动计划,决定加强城市党组织,并转入地下,不再搞群众示威游行等活动;把斗争的基点从城市转移到农村,动员和组织农民;把国内各阶层人民团结在党的周围;加速在国内外培训干部;加强与其他葡属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合作,争取非洲独立国家及世界民主进步力量的支援。为了保证领导人的安全和开展对外联络工作,党决定将总书记处迁至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此后,卡布拉尔一直在此地主持党的工作,筹划武装斗争,并多方活动,以争取国际支援。

1960年1月,卡布拉尔赴突尼斯,与安哥拉、莫桑比克等葡属殖民地民族解放组织一道,正式成立“争取葡属殖民地民族独立非洲革命阵线”,(1961年改称“葡属殖民地民族组织会议”),以协调反殖斗争。在此期间,卡布拉尔访问了几内亚、加纳、马里、塞内加尔和摩洛哥等国,积极寻求非洲国家的支援。

1960年8月,卡布拉尔访问中国,了解并吸取中国革命的武装斗争经验。他返回科纳克里后,投入培训各级军政干部的工作,号召在国内深入发动群众,为武装斗争作好准备。

自1960年4月开始,葡殖民当局在几比对爱国者进行大逮捕,12月1日,卡布拉尔以党的名义向葡萄牙政府提出一份备忘录。要求葡承认几佛人民的独立权利,立即撤出葡军队,释放政治犯,给非洲人与欧洲人同等的权利。

1961年5月23日,卡布拉尔在同合众国际社记者的谈话中表示,几佛独立党愿意同葡政府通过谈判,寻求几比的独立道路;如果不可能,那就别无选择,只能进行武装斗争。10月13日,几佛独立党再次给葡政府一封公开信,提出通过和平谈判结束殖民统治。

葡萄牙政府顽固坚持其殖民主义立场,拒绝了几佛独立党的正义要求,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和屠杀几比爱国者。1962年初,葡萄牙军警在几比全境进行大规模搜捕, 逮捕了2,000多名爱国者,其中有些人被杀害。

卡布拉尔和几佛独立党在争取通过和平谈判实现几比独立的同时,积极进行武装斗争的准备。1961年8月3日,卡布拉尔以党的名义宣告,“解放(几比的)斗争已从纯政治阶段过渡到起义阶段”。党开始在农村建立武装力量。1962年冬,在卡布拉尔主持下,几佛独立党开会,总结了武装斗争的准备工作,并制定在农村发动群众,建立党的组织,大力发展游击武装力量,然后夺取全国胜利的方针。在争取独立的斗争中,卡布拉尔十分重视群众的作用,他曾说,“群众就是大山”。

1963年1月23日,几佛独立党领导的一支人民游击队,在几比南部地区的蒂特市(在热巴河以南)向葡殖民军发起进攻,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游击战争正式开始。不久,南部许多地区陆续解放。同年7月和次年11月,北部的奥约地区和东部广大地区也相继爆发了武装斗争。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武装斗争的烈火,燃遍了整个几比大地。

1964年2月13日至17日,卡布拉尔在国内南部解放区的卡提奥主持召开几佛独立党第一次代表大会,重申武装斗争是几比独立的“唯一手段”。会议针对各游击区领导人各自为政、行动不协调等错误倾向,决定在各游击区设立党委会,确立在党委领导下的集体领导制度。会议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把武装力量改组成人民军、人民游击队和武装民兵,统称为“人民革命武装部队”(正规军约有5,000人),受党中央政治局的“作战委员会”统一领导。1965年卡布拉尔发出党内指示:《不说假话,胜利来之不易》,要求部队加强政治工作,反对军阀主义和不完成任务等不良倾向。

在武装斗争初期,卡布拉尔在许多文章、党内文件或国际会议的讲话中,具体分析了几比农村及城市的社会结构,并在此基础上,论述了各阶层在民族解放斗争中的作用和地位。他把几比农村社会结构分成三大类:(1)半封建的富拉族集团,又因其财富和地位划分为三个等级,其中的酋长、贵族和伊斯兰教领袖,同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关系密切;手工艺者,主要靠给酋长、贵族和宗教领袖干活谋生,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投靠统治者,一部分人反对殖民主义;农民受剥削最深,但没有文化,觉悟低,需要做大量工作,一旦动员起来,在武装斗争中将起主要作用。(2)传统村社制的巴莱特族集团,信奉拜物教,尚处于阶级分化前的历史阶段。他们反对外来影响,保持村社传统,容易接受民族解放的思想; (3)小土地所有者,人数很少,但在民族解放斗争中起重要作用。

卡布拉尔把几比城市中的非洲人分成四类:(1)中级官员和自由职业者,生活较富裕,人数极少;(2)小官员和商业合同工,这两类人和小农场主都是受葡萄牙人“同化”了的小资产阶级;(3)领薪工人和非合同工及仆役,经动员,大多数人参加了民族解放斗争;(4)等外阶层,如游民、乞丐、妓女等,他们常给葡萄牙警察提供情报,大多不利于民族解放斗争。此外,几比社会中还有一批从农村流入城市的青年,他们依靠亲族生活,没有工作,与农村和城市都有联系,熟悉情况,有一定觉悟,积极参加民族解放斗争。许多党的干部都是从他们中间选拔和培训的,这些人有坚强的斗争精神,成为革命队伍的骨干。

卡布拉尔认为,从理论上讲,民族解放斗争应由工人阶级来领导。但几比殖民地的现实是,工人阶级尚未形成,农民文化又低,没有领导革命的能力。因此,这一历史使命就落在小资产阶级中的革命知识分子身上。他们必须与工农结合,代表广大群众的利益,才能完成这一任务。但是,小资产阶级是一个“非生产性阶级,不具备掌握政权的经济基础”。同时,它也是一个“边缘性”阶级,在独立后将进一步分化:一部分人背叛革命,发展成为官僚资产阶级和商业中产阶级,形成本国的“准资产阶级”。他们将与资本帝国主义结盟,迎合新殖民主义的需要。因此,在完成民族解放的过程中,小资产阶级面临两种选择:要么背叛革命;要么作为一个阶级自行消亡,脱胎换骨,与工人阶级保持一致。

1963—1965年,几佛独立党运用游击战的战略战术,以弱胜强,不断杀伤敌人,壮大了自己的力量,建立起巩固的解放区。1964年初,葡殖民主义者调集3,000名“精锐部队”,在飞机掩护下,从海上向南方的科莫岛发动大规模进攻,妄图“荡平”南方解放区,扑灭几比武装斗争的烈焰。几比军民浴血奋战75天,歼灭殖民军650人,粉碎了敌人的围剿阴谋。科莫岛战斗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南方和北方军民的斗争,他们以游击战术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犯,保卫了解放区。

1965—1967年,葡殖民者为了挽回败局,不断向几比派遣增援部队,并出动大批飞机,对解放区进行狂轰滥炸,到处烧杀抢掠。几比武装斗争进入困难时期。在几佛独立党的领导下,几比人民武装力量顶住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渡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取得了主动。仅从1968—1970年的三年中,几比人民武装力量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向敌人发动了2,100多次进攻,歼敌5,100多人,击毁军车189辆,击落击伤敌机27架,击沉击坏舰艇52艘,缴获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攻占了19个敌军据点。在解放区内,建立了区、分区、乡、村委员会四级政权组织,还建立了经济委员会、商业机构,发展农业生产,做到了粮食基本自给,文化教育、卫生事业也有发展。

自1970年以后,葡殖民军虽从1961年的3,000人增加到40,000人,并据守兵营和城市,对解放区进行空袭,但很少再发动地面攻势。经过不到10年的英勇战斗,几佛独立党已控制全国三分之二的土地,解放二分之一的人口。卡布拉尔在分析当时的形势时指出:“除了几个主要中心城市周围的一些狭小地区外,可以说,我们几乎控制了我国的整个农村。”他认为,几比人民的武装斗争“已进入运动战阶段”。

1970年4月12日至15日,在卡布拉尔主持下,几佛独立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改组党的领导机构。考虑到已解放的国土和人口已经享有主权,卡布拉尔认为,党应该起领导国家的实际作用。会议决定将原中央委员会改组为“斗争最高委员会”,原中央政治局改组为“斗争执行委员会”。卡布拉尔是执委会常委,并任七人“作战委员会”的主席。这次会议还决定将部队整编为正规军团和地方武装部队,统称“人民革命武装部队”。

1970年10月,卡布拉尔访问西欧一些国家后来到阿尔及利亚,向《非洲革命》的记者谈到几比独立后的内外政策。他说,几比独立后,将在劳动和正义的基础上建立一种不受任何人剥削的新生活,使人民有权利取得经济、社会和文化上的进步;在独立和相互尊重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制度的基础上,同各国发展友好和合作关系。

1972年7月,卡布拉尔再度访问中国。10月15日,他在美国接受林肯大学名誉博士学位,并在会上作了在民族解放斗争中的同一性和尊严的讲话,强调民族文化是争取独立的武器。

10月16日,卡布拉尔出席第二十七届联合国大会第四委员会会议,作了“葡属殖民地问题”的报告。他介绍了几比武装斗争的胜利形势,宣布解放区人民通过秘密选举,已选出了人民的代表,准备召开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示几比人民将继续斗争直到全国解放。他建议,由几佛独立党与葡政府对话和谈判,以寻求最适宜和有效的方式使几比人民尽早获得独立。

1973年1月,卡布拉尔在新年祝词中宣布,在新的一年中,几比将召开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宣告几内亚比绍独立。他号召全国人民把争取独立的斗争进行到底。

1973年1月20日,卡布拉尔在科纳克里的寓所门前,遭葡萄牙殖民者特务暗杀身亡。

卡布拉尔是一位坚强的反帝、反殖战士,被誉为非洲“反帝斗争的理论家”。他的一生为几比民族独立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实践了“为祖国尽职”的庄严誓言。几内亚比绍独立后,几佛独立党规定他的生日(9月12日)为几比和佛得角①两国国庆日。

卡布拉尔牺牲后,纽约和伦敦《每日评论》社将他生前发表的文章及演讲汇集成册出版,书名《几内亚革命》和《落叶归根》。

注释

①几内亚比绍位于西非洲,濒临大西洋。面积36,100平方公里,人口约80万,98%以上是非洲人,欧洲人(主要是葡萄牙人)有2,000多人。1471年为葡萄牙殖民者侵占,1879年葡当局在这里建立殖民统治,派驻总督。原称葡属几内亚。

① 几比于1973年9月24日独立,国名几内亚比绍共和国。佛得角群岛于1975年7月5日宣告独立,国名佛得角共和国。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https://www.mouluexue.com/wairen/2020065461.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