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条约 正文

恰克图条约①的影响、签订过程和主要内容

扫码手机浏览

1728.6.25 恰克图

雍正六年五月十八日,理藩院尚书图礼善,会同俄官伊立礼②在恰克图议定界约十一条。尚书图礼善会同俄国哈屯汗所差伊立礼,议定两国在尼布朝③所定永坚和好之道。

一、自议定之日起,两国各自严管所属之人。

二、嗣后逃犯,两边皆不容隐,必须严行查拿,各自送交驻扎疆界之人。

三、中国大臣会同俄国所遣使臣所定两国边界在恰克图河溪之俄国卡伦房屋,在鄂尔怀图山顶之中国卡伦鄂博,此卡伦房屋鄂博适中平分,设立鄂博,作为两国贸易疆界地方后,两边疆界立定,遣喀密萨尔等前往。自此地起,东顺至布尔古特依山梁,至奇兰卡伦,由奇兰卡伦、齐克太、阿鲁奇都埒、阿鲁哈当苏;此四卡伦鄂博,以一段楚库河为界;由阿鲁哈当苏至额波尔哈当苏卡伦鄂博,由额波尔哈当苏至察罕鄂拉蒙古卡伦鄂博,俄国所属之人所占之地,中国蒙古卡伦鄂博,将在此两边中间空地,照分恰克图地方,划开平分。俄罗斯所属之人所占地方附近如有山、台干、河,以山、台干、河为界;蒙古卡伦鄂博附近如有山、台干、河,以山、台干、河为界;无山、河空旷之地,从中平分,设立鄂博为界;察罕鄂拉之卡伦鄂博至额尔古讷河岸蒙古卡伦鄂博以外,就近前往两国之人,妥商设立鄂博为界。恰克图、鄂尔怀图两中间立为疆界;自鄂博向西,鄂尔怀图山、特们库朱浑、毕齐克图、胡什古、卑勒苏图山、库克齐老图、黄果尔鄂博、永霍尔山、博斯口、贡赞山、胡塔海图山、蒯梁、布尔胡图岭、额古德恩昭梁、多什图岭、克色讷克图岭、固尔毕岭、努克图岭、额尔奇克塔尔噶克台干、托罗斯岭、柯讷满达、霍尼音岭、柯木柯木查克博木、沙毕纳依岭,以此梁从中平分为界。其间如横有山、河,即横断山、河,平分为界;由沙毕纳依岭至额尔古讷河岸,阳面作为中国,阴面作为俄国。将所分地方,写明绘图,两国所差之人互换文书,各给大臣等。此界已定,两国如有属下不肖之人,偷入游牧,占踞地方,盖房居住,查明各自迁回本处。两国之人如有互相出入杂居者,查明各自收回居住,以静疆界。两边各取五貂之乌梁海,各本主仍旧存留;彼此越取一貂之乌梁海,自定疆界之日起,以后永禁各取一貂。照此议定完结,互换证据。

四、按照所议,准其两国通商。既已通商,其人数仍照原定,不得过二百人,每间三年进京一次。除两国通商外,有因在两国交界处所零星贸易者,在色楞额之恰克图、尼布朝之本地方,择好地建盖房屋情愿前往贸易者,准其贸易。周围墙垣、䙀子酌量建造,亦毋庸取税。均指令由正道行走,倘或绕道,或有往他处贸易者,将其货物入官。

五、在京之俄馆,嗣后仅止来京之俄人居住。俄使请造庙宇,中国办理俄事大臣等帮助于俄馆盖庙。现在住京喇嘛一人,复议补遣三人,于此庙居住,俄人照伊规矩,礼佛念经,不得阻止。

六、送文之人俱令由恰克图一路行走。如果实有紧要事件,准其酌量抄道行走。倘有意因恰克图道路窎远,特意抄道行者,边界之汗王等、俄国之头人等,彼此咨明,各自治罪。

七、乌带河等处,前经内大臣松会议,将此地暂置为两闲之地,嗣后或遣使,或行文定议等语在案。今定议:你返回时,务将你们人严禁,倘越境前来,被我们人拿获,必加惩处;倘我们人有越境前去者,你们亦加惩处。此乌带河等处地方,既不能议,仍照前暂置为两闲之地,你们人亦不可占据此等地方。

八、两国头人,凡事秉公迅速完结,倘有怀私诿卸贪婪者,各按国法治罪。

九、两国所遣送文之人既因事务紧要,则不得稍有耽延推诿。嗣后如彼此咨行文件,有勒掯差人,并无回咨,耽延迟久,回信不到者,既与两国和好之道不符,则使臣难以行商,暂为止住,俟事明之后,照旧通行。

十、两国嗣后于所属之人,如有逃走者,于拿获地方,即行正法。如有持械越境杀人、行窃者,亦照此正法。如无文据而持械越境,虽未杀人,行窃,亦酌量治罪。军人逃走或携主人之物逃走者,于拿获地方,中国之人,斩;俄国之人,绞;其物仍给原主。如越境偷窃驼只、牲畜者,一经拿获,交该头人治罪;其罪初犯者,估其所盗之物价值,罚取十倍,再犯者,罚二十倍,三次犯者,斩。凡边界附近打猎,因图便宜,在他人之处偷打,除将其物入官外,亦治其罪,均照俄使所议。

十一、两国相和益坚之事既已新定,与互给文据,照此刊刻,晓示在边界诸人。雍正五年九月初七日定界时所给萨瓦文书,亦照此缮。

【注】

①本约又称“恰克图界约”,见《雍正条约》卷一。在《雍正条约》卷一中,本约后尚附有“喀尔喀会议通商定约”十一款,实际是本约的另一个文本。与本约条款内容详略有别,其中第十款与1768年10月30日的“修改恰克图条约”第十款相同,即以修改后的条款代替了原款。对这一文本本书从略(参见王铁崖编《中外旧约章汇编》第1册13页)。

② 即俄国代表萨瓦·务拉的思拉维赤。

③ 即尼布楚。1689年中俄于此签定了《尼布楚条约》。

【简释】

十七世纪初开始,沙俄政府加紧向中国北部领土进行渗透和侵略。为抵御沙俄的扩张野心,中国清政府在1689年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的同时,即提出正式划分中俄中段边界。沙俄政府为夺占中国的喀尔喀地区,对中国的提议百般拖延。1717年,清政府宣布暂停中俄贸易。在这种压力之下,沙俄政府于1725年派遣萨瓦·务拉的思拉维赤为全权代表来华与清政府就贸易和界务问题进行谈判。1727年4月,双方就贸易、宗教事务等问题达成了初步协议,9月,又在波尔河边签订了《布连斯奇界约》划定了中俄中段边界。

《布连斯奇界约》的签订,为中俄订立一个关于双方政治、经济、宗教、界务方面的全面条约奠定了基础。《布连斯奇界约》签订后不久,清政府即依据该约和1727年4月中俄的协议内容拟就了全面条约的草约,送达正在边境的沙俄代表萨瓦。萨瓦以其中个别内容稍有出入为由,拒不接受。他一面向清政府代表提出抗议,一面在恰克图加强军事力量,向清政府施加压力。在沙俄的威胁之下,清政府作出了让步。1728年6月25日,双方正式订立《恰克图条约》。这一条约重申了《布连斯奇界约》关于界务的规定,确认为沙俄在此前对中国北部疆土的侵占。条约使沙俄再次获得了与中国通商的权利。规定每三年沙俄政府可派二百名以内的俄商来华,免税贸易,并在两国交界处设一贸易市场。清政府允诺在北京的俄罗斯馆内协助建一东正教堂,允许俄国派遣四名教士驻在并由中国供应膳食,还准许俄国派六名学生来北京学习满汉文字。对双方越境人犯的引渡、科罪也作了某些规定。这些内容总体上看,是明显有利于沙俄的。

《恰克图条约》签订后,沙俄并没有放弃侵吞中国北部领土的野心,先后策划过一些侵略喀尔喀的阴谋计划,但都未能得逞。由于这一时期中俄两国实力大体相当,沙俄对肆意违反条约不能不有所顾忌,因而这一条约对沙俄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使此后一百余年的时期内,中俄中段边境处于相对平静的状态。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https://www.mouluexue.com/tiaoyue/2020051487.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