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朝 正文

唐昭宗李晔皇后何氏

扫码手机浏览

昭宗李晔皇后何氏

唐代后期,日趋没落,内则宦官专权,甚至皇帝废立这样的大事也由宦官所定。外则边患频繁,战争不断。对百姓剥削日重,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全国陷入深重的灾难之中。而统治阶级上层的权力之争却愈演愈烈。



唐懿宗选民女入宫时,东蜀梓州一个姓何的姑娘被选入长安宫中,乾符三年她被分到秦王李晔宫中为侍女。她时常在李晔身边侍奉,照料起居。这位何氏女子,“婉丽多智” ,既有姿色又很聪明,获得了秦王李晔的格外喜爱,多次被召临幸。结果何氏为秦王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以后被封为德王的李裕,另一个是初封为辉王,以后继位成为唐朝末代皇帝的唐哀帝李柷。
唐懿宗死后,由第五子李儇继位为僖宗。僖宗为了加强皇室势力,任命寿王李晔为幽州卢龙军节度使,在黄巢起义军攻下长安,僖宗仓慌出逃时,李晔带兵在僖宗身边护驾。文德元年(888)三月,僖宗病重,观军容使杨复恭率兵入宫,强立皇太弟寿王李晔为帝。李哗即皇帝位,是为唐昭宗。
唐昭宗即位后,册封何氏为淑妃。这时杨复恭自恃有功,企图挟天子以令天下,昭宗虚有其位,文臣武将只顾互相倾轧,昭宗的圣旨却无人闻问。何妃在此乱世之中,享受不到那种仪威,却真心爱护昭宗皇帝。何妃不离皇帝左右,因前朝有的皇帝,原因不明,突然暴卒,为防备加害昭宗,每天进奉的御膳,何妃都要亲自品尝。
在军阀倾轧斗争中,杨复恭失势,而朱全忠连连获胜,权势日大,以至于挟天子以令诸藩镇。朱全忠更加毒辣。他将一些心腹派入宫中,将忠于帝、妃的内侍尽皆调出。这样一来,皇宫内院的一切行动,虽然是细小之事,也马上可以传到朱全忠耳中。这使得皇宫之内,从昭宗、何妃以至宫人,人人惴惴不安。入夜之后,昭帝与何妃两个人对坐后宫,相对垂泪,顾及朱全忠的耳目,竟然什么话也不敢说。
乾宁三年(896),李茂贞出兵攻打京师长安,昭宗传旨延王戒丕保卫城池。但戒丕畏惧李茂贞兵势强大,就上奏昭宗说: “关中藩镇,无险可守,无可依托,不如皇帝由鄜州渡河,临时驾居太原。”
唐昭宗别无兵可用,只得听从戒丕。于是草草整理行装,带着何淑妃和少数宫中嫔妃以及嗣王等几十人,偷偷逃出了长安城,奔至渭北,何淑妃在凄风凄雨中,随侍昭宗身边,亲自照料一切。
在渭北富平昭宗的行在,韩建赶来,叩首哭奏: “如今天下各处藩镇跋扈,不止是李茂贞一人,陛下离开长安而去,宗庙园陵怎么办?什么人将来据守?臣恐怕皇帝车驾渡河,就将再没有还期。现在,华州虽然兵力还微弱,但位置重要,控带关辅,还可以保全守住,并且西距长安不远,愿陛下驾临华州,徐图复兴,臣愿为陛下尽力。”昭宗听从了韩建,车驾跟随韩建到了华州,把华州府署作为皇帝的临时行宫。其实,昭宗和何妃是逃出了虎口又进了狼窝,韩建将帝妃迎至华州,也是为了借皇帝之名而控制藩镇,壮大自己。昭宗这时候也只得听从韩建的摆布,首先从韩建所“奏”,解散了诸王的军士,至此昭宗身边没有了亲军。
昭宗在颠沛流离的生活中,深感何淑妃患难与共,对他恩爱不移,如今虽然是在华州行宫,他还是正式降旨,册封何氏为正宫皇后。唐代,自从唐宪宗以来,已经有五朝没有册立皇后了,何氏被昭宗册立为皇后是她的殊荣,也是唐代后期惟一一位在世时被册封的皇后,又是唐代最后一位皇后。
当时流落华州,简居府署,又在韩建控制之下,册封之礼,就未能像太平盛世那样隆重,也只是简单行事罢了。接着,又立何皇后所生的儿子李裕为皇太子,改元为光化。
光化三年(900),太子李裕已被封为德王,但年令尚幼。而唐昭宗又不甘于任人摆布,于是,左右军中尉刘季述和王仲光密谋: “昭宗皇帝轻佻多诈,不能继续奉为皇帝,不如另立皇太子继位。”他们说的皇太子,就是何皇后所生的李裕,他们所以说昭宗“轻佻多诈” ,只是因昭宗不能完全听凭宦官、藩镇行事。李裕年幼,可以做一个空头皇帝,他们可以假借皇帝名义自行其是。当年十一月,一天清晨,刘季述率领禁军千余人,破宫门而入,召集百官,陈兵于殿前,然后宣布,圣上昏庸,不能治理天下,废昏立明,自古有之,为了社稷大计,请太子监国。
这时候皇帝在乞巧楼,刘季述对群臣宣布以后,将甲士千余人埋伏于宣化门外,自己带兵士突入宣化门至思政殿,见到宫人就杀。昭宗在乞巧楼见到此情形,吓得躲在龙床下面,被刘季述拖了出来。
宫人赶忙去奏报何皇后,皇后虽是女流,但很镇定,乃出来见刘季述,以皇后之尊向刘季述拜请; “中尉不要惊动圣上,有事不妨慢慢商量才是。”刘季述取出他强迫百官所写的状白对何皇后说: “陛下已经厌倦国家大事,朝中大臣,都愿请太子监国,请陛下到东宫,安静颐养。” 昭宗支支吾吾,刘季述很不耐烦,对帝、后大声喝道: “众怒难犯,休得自误!” 何皇后见刘季述声色俱厉,众军士刀枪林立,就对昭宗说: “陛下且听中尉的话,待事平定,再作商议!” 于是昭宗皇帝取出传国玉玺交给了刘季述。
刘季述接过玉玺以后,令太监们扶昭宗、何后登辇,嫔御侍从相随的才只有十几个人,立即赶往少阳院。到了少阳院,刘季述痛斥唐昭宗,某时某事你不听从我的话,一件一件数落了几十件,然后说: “罪至数十,还有什么话可说的!”他指挥人员把少阳院大门上了锁,并且熔化铁汁锢住了门锁,这样谁也打不开宫门。又下令派左军副使李师虔用兵将少阳院围上,有什么动静,随时报告。然后,刘季述才离少阳院而去。
李师虔令军士在院墙上开了一个洞,饮食都是从这个小洞送进去,并得经过检查,凡兵器、针、刀都不准送入。昭宗要求给予钱帛,受到怒骂,要求给予纸笔也一律不答应。这时候正是冬季,天气严寒,何皇后和嫔妃无衾缺衣,冻得哆哆嗦嗦,有的妃嫔放声大哭,声传院外。帝后相对无语,真是一对乱世帝后,患难夫妻。
刘季述囚禁了昭宗及何皇后以后,迎太子德王李裕为皇帝,改名李缜,并假仁假义地奉昭宗皇帝为太上皇,何皇后为皇太后,把少阳院改为 “问安宫” 。刘季述以皇帝名义,对其手下加官晋爵,将士都受优赏,而帝后所曾宠信的人都一一被杀,每晚所杀的人装满10车。
当时天下,兵权最大的还是朱全忠。刘季述派人拉拢朱全忠,与刘季述相对的崔胤也派人拉拢朱全忠,传密诏令他勤王救驾。朱全忠一时间踌躇不决,拿不定主意。副使李振对他说,方今天下,能救出皇帝,可得天下大权。朱全忠权衡之后认为有理,于是派人去与崔胤商量如何行动,崔胤又策通了神策指挥使孙德昭,一起行事,共同诛灭叛逆之贼刘季述一帮人。
天复元年(901)新正,宫廷内外,正在团圆守岁,刘季述的部下畅饮通宵。孙德昭、董彦弼乘这个大好时机发兵起事,首诛王仲先,砍下了他的首级,接着来到了少阳院。叩门大呼: “逆贼已被杀死,请陛下出来犒劳将士。” 大年初一,少阳院内凄凄惨惨,冷冷清清,一片泣声,昭宗与何皇后任泪自流。突然听到院外人声嘈杂,大喊已诛逆贼,还不敢相信,何皇后说: “如果诛了逆贼,有什么证据?” 孙德昭便将王仲先的脑袋从每天送饭的那个洞里扔了进来。何皇后看后对昭宗说: “果然是逆贼的首级!” 二人心中欢喜。于是孙德昭与赶来的崔胤令手下兵丁砸开了少阳院大门,拥戴昭宗到长乐门楼,接受百官朝贺。
这时候,周承诲已把刘季述擒到,昭宗还没有来得及诘问,刘季述已经被乱杖打死了。刘季述逆党20余人都被诛。传国玉玺交还给了昭宗。
太子李裕藏匿在左军,有人说李裕应与刘季述同罪。李裕是昭宗与何后所生,昭宗不肯加害,就说: “裕年龄很小,只是为刘季述这些逆贼所挟持,不足言罪。” 仍令他居东宫,仍为德王。
昭宗改元天复,大赏功臣,孙德昭任为同平章事、静海节度使; 崔胤进位司徒; 朱全忠爵东平王。但天下并未太平,宦官、藩镇们的争权夺地在继续加剧,每天都在互相征战、残杀。
天复二年,韩全诲与李继昭等又把昭宗和何皇后劫持到了风翔。朱全忠发兵5万以救驾为名围困了凤翔城。凤翔乃小城,城中粮食都已吃完,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每天都有人饿死、冻死。人肉每斤值100钱,狗肉每斤值500钱。昭宗、何后又陷困境,每天仅能以人肉、狗肉度日。
天复三年正月,李茂贞收捕了韩全诲等人,于是打开城门,朱全忠至昭宗殿前素服谢罪,顿首流涕。而昭宗对他说,唐代的宗庙社稷,全靠你来保全了,甚至把自己身上的玉佩解下来赐给了朱全忠。
昭宗携皇后、妃嫔们还都。朱全忠跟随而至。他又逼昭宗迁都于洛阳,车驾行经华州的时候,百姓们夹道高呼 “万岁!” 昭宗闻听下泪,对百姓们说: “不要再喊万岁了,朕不能再为你们当皇帝了!” 做了多年傀儡的唐昭宗也知道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了。昭宗到陕西地界,东都宫室还没有盖起来,暂居行宫。朱全忠来朝见,昭宗请他入宴,并由何皇后出席相见。何皇后见到朱全忠,掩面而哭: “自今以后,帝与后,全依靠全忠了!” 这时朱全忠兼任左右神策及六军诸卫事,皇帝周围尽是他的兵马。
朱全忠出都,昭宗特设御宴,为朱全忠饯行,并有群臣出席做陪。酒过数巡,菜已上毕,参加宴会的大臣先后辞别,而昭宗犹留朱全忠及忠武节度使韩建在座。何皇后这时从后室出来,亲自以皇后之尊手捧玉卮,劝朱全忠饮酒。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后宫晋国夫人到昭宗身边,附着昭宗的耳朵低语。朱全忠不由得大起疑心,心想是否昭宗设计加害于他。韩建在桌下用脚踏朱全忠的左足,于是他站立起来,对昭宗、何后说:“臣今日饮酒已然过量,已经醉了,为免失态,不能再喝。”何皇后斟的这杯酒,他没有喝,就匆匆告辞而去。从此,朱全忠对昭宗和何皇后存了戒心和有了疑虑。
仲夏,洛阳的宫室已经建成,朱全忠请帝、后起驾入东都宫中。恰巧司天监王墀上奏,星气有变,期在今秋,不利于皇帝东行。昭宗闻奏,十分相信,就派宫人去告诉朱全忠,说皇后即将临产,不便行路,俟十月再东行洛阳,并且附上了太医为何皇后所开的药方。一个皇帝惧怕一员大将到了这种程度,这也是十分少有的了。但是,越是这样,朱全忠越发怀疑昭宗有什么谋略,立即派出了寇彦卿带领将士强使昭宗和临产的何皇后起驾东赴洛阳。东行前后,朱全忠把王墀、晋国夫人以及宫中平时侍奉帝、后的身边人众一律处死。从此,昭宗身边,除何皇后一人以外,全是朱全忠派来的爪牙。昭宗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昭宗至东都洛阳,入宫之后,又一次改元,是为天佑。晋封朱全忠为护国宣武宣义忠武四镇节度使,昭宗纯为傀儡。
尽管如此,朱全忠仍不满足,他自觉势力已大,决心弑君篡位。这年仲秋,昭宗宿于椒殿,蒋元晖等带兵夜叩宫门,奏称有紧要军事,需要立即面陈皇帝。宫人裴贞打开官门之后,蒋元晖大呼: “皇帝在哪里?” 昭仪李渐荣披衣先起,开窗一看,只见院内刀枪闪闪,擂门如鼓,料知大事不好,便说:“你们要杀,就杀我吧,不要伤及皇上。” 昭宗闻声,也忙起床,光着脚便往殿门跑,正值牙官史太持刀进来,一下撞了个正着。昭宗见了拿着刀的史太,慌忙躲到柱子后面,史太紧追不舍,李渐荣抢上数步,以自己的身体保护住昭宗,史太一刀杀了李渐荣,昭宗大惊失色,越觉惊慌无主,双手抱头,欲逃无路,闷然一声,倒地不省人事,顷刻之间已然归天。
何皇后时寝正宫,闻变,从宫中披头散发奔走出来,正遇上蒋元晖。她连忙向蒋元晖乞求免死。蒋一时未忍下手,令她暂居宫中。
昭宗已薨,蒋元晖伪造昭宗圣旨说李渐荣阴谋弑君,已被处斩,并称立昭宗第九个儿子,何皇后所生的李祚为皇太子,时李祚为辉王。皇太子改名李柷,监军国事,其实他年仅13岁。第二天,又假传何皇后懿旨,昭宗驾崩,李柷即位,是为哀帝。
哀帝登基后,尊何皇后为皇太后,居积善宫,号为积善太后。
朱全忠弑君成功,更有信心,觉得自立为帝的时机已到,第二年想到称帝以前应先行九锡,然后再令宣帝 “禅让” 。他和几个心腹密谋之时,蒋元晖等人认为 “山西、河北等地还未平,现在禅让,还不到时候。” 他们请朱全忠再过些日子。宣徽副使赵殷衡等与蒋元晖一派素来不和,借着这个机会,在朱全忠面前,大肆挑拨离间。因而蒋元晖的意见提出,朱全忠大怒,认为有碍于他。蒋元晖闻听,怕朱全忠加害,与柳璨商量之后,封朱全忠为当朝相国,总揽朝事,并同时晋封为魏王,依意兼加封九锡。
何太后居积善宫,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料到朱全忠将要取唐而代之了,每天以泪洗面,心想怎么救得大唐朝。她想起了蒋元晖当时既然能留她性命,是否可求他相救,保全唐代。何后暗中派了宫中的阿秋、阿虔去蒋元晖处,请求蒋元晖设法在朱全忠当上皇帝以后,能保全她母子生命,大唐朝还有望。
谁知阿秋、阿虔去密见蒋元晖的事情为赵殷衡等知道了,这为他反蒋元晖抓到把炳,又添油加醋地对朱全忠说: 何太后在积善宫设夜宴招待蒋元晖,并且蒋元晖在太后面前梵香起誓、兴复唐祚。
这一番谗言果然厉害,朱全忠未问真假,就派兵捕杀了蒋元晖,又令赵殷衡率人进到积善宫,当着何太后的面将阿秋、阿虔两位宫人乱杖打死。何太后历经灾难,已知这次难免身死,反倒心情安然。
赵殷衡等人打死阿秋、阿虔以后,将何太后弑死于积善宫中,这时正是天祐二年(906)。朱全忠又以幼主名义,伪造罪名,废皇太后为庶人。所以,何皇后虽然是唐代后期惟一一位正式册封的皇后,但她逝世后却没有谥号。
又过了一年,一切齐备,在朱全忠的威逼之下,年仅17岁的唐哀帝李祝以 “禅让” 的名义,让位于朱全忠,唐朝宣告灭亡。朱全忠因曾被封为梁王,遂定国号为 “梁” ,都开封,史称 “后梁” 。从此,统一的中国进入了五代十国的割据局面。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www.mouluexue.com/tangchao/2020067407.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