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志 正文

幸德秋水生平简介,幸德秋水历史评价,幸德秋水怎么死的?

扫码手机浏览





幸德秋水(1871—1911),日本明治时期著名的革命家,日本社会主义运动的先驱者和组织者之一。

幸德秋水本名传次郎,号秋水,日本四国高知县(旧土佐)幡多郡中村町(今中村市)人。1871年(明治4年)旧历9月22日出生在一个世代读书、担任村长等地方公职、从事药材兼营酿酒等业的没落商人家庭。因属商人之子,他曾以出身低微为憾,喜自称平民出身。

幸德秋水生来体弱多病,终生受胃肠病和结核病折磨。他不满周岁,父亲幸德笃明病故。母亲多沼子,出身于乡士之家,因不忍抛弃多病的幼子,拒不再蘸。寡母弱子相依为命,度着苦难重重的岁月。他曾自叹是“天下第一不幸儿”、“天下第一不孝儿”。

幸德秋水自幼聪明好学。1876年冬入中村小学,1879年入汉学家木户明的私塾修明舍,读《孝经》等中国古籍。在这里,他习作诗文,初露头角。1881年夏入中村中学后,更以文笔流畅、才华出众而名闻乡里。1885年夏,他刚读完中学第三年,学校并入县城中学,因无力远出就读被迫中辍。次年到县城,寄寓老师木户明的游焉义塾,走读高知中学,却又因患结核性肋膜炎而从此弃学。他没能取得毕业资格,感到这是命运不平的恨事,后来他说这是他成为社会主义者的原因之一。

幸德秋水很早就对政治发生了兴趣。1881年10月,自由民权运动的激进派成立自由党,主张主权在民。幸德很快就以自由党的同志自许。当改良派改进党人在中村集会时,他曾约集少年儿童在会场外示威,高呼“自由党万岁”的口号,迫使改进党人无可奈何地中止集会。成年长者对这位少年的行动大为惊叹。1885年冬,他结识了原自由党的活动家林有造。次年早春,原自由党党魁板垣退助到中村,幸德曾出席欢宴会,并在席上朗读《欢迎板垣大先生祝辞》。

1887年9月,幸德初次离家远走,到东京投在林有造门下充书僮。12月自由民权运动进入最高潮,伊藤博文政府猝然采取镇压措施,12月25日公布《保安条例》,驱逐自由党人等民主斗士出东京。刚满16岁的幸德秋水亦蒙其难,固有《为逐客归》之作,其中《归家》一首为: “抚剑辞凤阙,抛书归故乡,女儿多乐事,春日为花狂。”表露了他第一次遭受政治迫害时坦然自若、蓄芳待来年的少年豪情。

幸德秋水归家后,遭到亲友长者的叱责和冷落。他不甘自暴自弃,遂决定渡海远游中国。1888年6月到宇和岛后,因路费无着,计划受挫。11月到大阪,经亲友介绍,做了自由民权运动的理论家中江兆民的学仆。从此开始,到1893年8月,他三次直接师事中江。据说中江开办“法学塾”,有弟子两千人,幸德秋水最能得其精髓,因而获得中江门下“麒麟儿”的美称。

幸德受中江政治思想影响,尤其受他的名著《三醉人经纶问答》的影响,确定了做一个彻底的民主主义者。

在中江指导下,他研读儒家著作,深受孟子的“民贵君轻”思想和仁政、非战等观念的影响,奠下了匡时济世、积极进取的思想性格,因而后来他说“我是由儒家进入社会主义的”。受中江薰陶,他学习汉文,熟读司马迁等人著作,研究文章作法,练就一支雄劲有力的文笔,成了有名的政论家。

中江授他英语。1891年6月,让他入国民英学会深造,在翻译科毕业后,1892年12月又在正科毕业,不但弥补了他没有学历的遗憾,更掌握了英语这一重要工具,为后日的工作和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中江兆民对幸德秋水的一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幸德对中江也是终生敬重,结下了非同一般的师生情谊。例如秋水这个号,本为中江壮年所用,1893年特赠给自己得意的门生,幸德遂终生以秋水为号。再如中江最后在病中草成的名著《一年有半》正续两册,全赖幸德代为整理出版,得以在生前问世。中江卧倒病榻,自知不久于人世,曾以诗赠爱生,幸德步韵和诗三首以答,其中《题一年有半》最能表现他对中江的深知与敬重:“卅年骂倒此尘区,生死岸头仍大呼,文章意气留万古,自今谁道兆民无。”更为不凡的是,中江临终前,从箱底翻出他同冈壅谷共同完成的《译常山纪谈》10卷,在病榻告秋水:“此乃文学之至宝,今授汝,我死后切加爱护,见之犹如见我。”1901年中江病故后,幸德接连发表纪念演说和文章,1902年3月出版了他的名著《兆民先生》,以血泪文字寄托追慕之情,更以中江的坎坷一生评说日本政治的变幻,成为日本传记文学中的不朽之作,至今为人爱读。

幸德秋水是以新闻工作开始他的战斗生涯的。他主要参加过三家报社工作:《自由新闻》(1893年8月—1895年2月)、《中央新闻》(1895年5月—1898年1月)、《万朝报》(1898年1月—1903年10月),这三次都是中江兆民介绍的。在《万朝报》,他结识了堺利彦,并成为终生同志。

他从事新闻工作初期,正值自由民权运动陷于溃灭时期。他曾一度想从事文艺,并以“伊吕波庵”为笔名写作小说,还曾为《团团珍闻》编辑《茶说》副刊。不久,随着日本资本主义的急剧发展,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端接踵而来,这又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政治时事和社会问题方面,先后写了《治宗教治历史》、《社会堕落的本源》、《社会人权之认识》等评论文章,站在革命民主主义者的立场,抨击军阀官僚政府的专制横暴,揭露官僚政客的腐败堕落和社会黑暗,有着明显的儒家思想和人道主义的色彩。

中日甲午战争后,随着社会主义运动登上日本历史舞台,大体在1897年前后,幸德秋水开始了向社会主义转变的思想历程。1898年11月18日,他在《万朝报》发表《社会腐败的原因及其救治(方法)》,主张对社会组织实行根本改革,明确指出解救之策唯有社会主义。这受到村井知至和片山潜的注意,他们联名约他参加“社会主义研究会”。1900年12月“研究会”实行整顿,以片山潜、幸德秋水等为核心改组为“社会主义协会”,成为日本第一个社会主义团体。

在这期间,幸德秋水发表《现今的政治与社会主义》、《胃腑问题》等名作,积极宣传社会主义。他还参加“普选期成同盟”(1899年10月)和“四国非增租同盟”(1899年11月)等组织,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携手,共同开展争取普选权等民主斗争。1900年8月30日,他发表《祭自由党》(《!自由党死矣!》),指出民主革命任务已不能寄希望于资产阶级,要由社会主义者来完成,正式宣告同资产阶级政党分手。

1901年4月,他发表《我是社会主义者》,公开宣告信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成为由自由民权运动转入社会主义运动的典型人物。5月20日,他与片山潜等发起成立日本第一个社会主义政党“社会民主党”,当天被专制当局解散。幸德坚持斗争, 6月发起成立“平民社会党”,又遭禁止。 7月20日,他与黑岩周六等在《万朝报》社内成立“理想团”,从此,社会主义者以“社会主义协会”和“理想团”为阵地,开展启蒙宣传活动。

在这前后,幸德秋水出版了三部重要著作:《廿世纪之怪物帝国主义》(1901年4月)、《长广舌》(1902年)、《社会主义神髓》(1903年7月)。

在《廿世纪之怪物帝国主义》中,他以爱国心为经,军国主义为纬,借用世界史上的大量事实,揭露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指出它必然灭亡的悲运。这是日本人民反帝反战史上最早的文献。《长广舌》集纳了他近三年内发表的评论文章,是他反对专制暴政、宣传社会主义的战斗成果,也是他在社会主义运动中思想发展的纪录。

他的代表作《社会主义神髓》与片山潜的《我的社会主义》同时问世,都是宣传和普及社会主义知识的重要读物,被称为“双璧”。幸德在这部著作中,用唯物史观作武器剖析社会,触及到生产的社会性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根本矛盾问题,开始把空想的与科学的社会主义区别开来。由于日本无产阶级还处于幼年时期,他还不理解无产阶级的历史作用,而把社会主义的实现寄希望于有新思想的“志士仁人”团结共起。他的贡献在于,用流畅的笔法介绍了社会主义,使人易懂爱读,在半年内6次再版,扩大了社会主义影响,成为日本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重要文献。

1903年,日俄两个帝国主义在远东争夺势力范围的斗争加剧。日本掀起主战论的宣传。社会主义者反对战争。以《万朝报》为重要阵地,幸德秋水发表了一系列非战、和平的言论。11月15日,幸德秋水与堺利彦成立“平民社”,同时出版日本第一张社会主义报纸《平民新闻》周刊。“社会主义协会”本部也随之由片山潜处迁到“平民社”。“平民社”成了社会主义运动的中心。

“平民社”在机关刊《平民新闻》发刊辞中,提出自由、平等、博爱三大口号,举起平民主义、社会主义、和平主义三面旗帜,宣布在合法范围内开展反战、和平运动,表示“言其所可言”、“行其所可行。”

日俄战争爆发后,幸德秋水先后发表《战争来》、《我们决不承认战争》、《社会党的战争观》等一系列评论,抨击政府的战争政策,阐述社会主义者的立场。同时,在报上开辟英文栏,介绍国内外反战运动、社会主义运动情况,促进国际团结。幸德撰写的《致俄国社会党书》以社论形式在《平民新闻》发表,其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火星报》作了答复。11月,幸德秋水与堺利彦合译《共产党宣言》,在《平民新闻》创刊周年纪念号上发表,第一次把《共产党宣言》用日文介绍到日本。

日本政府十分害怕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以危害社会安宁等等罪名进行迫害。1905年1月,《平民新闻》被迫停刊,社会主义者改出《直言》作为舆论阵地。

2月,幸德以《鸣呼增税》等事件被判处5个月徒刑,直到7月刑满出狱。他在狱中读了恩格斯的《论费尔巴哈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等著作,也读了克鲁泡特金的《田园、工厂、手工场》。出狱后,他说,“我是以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者入狱,以无政府主义者出来的”。这说明他的思想正在发生变化。

幸德虽然出狱,却没有多少活动余地了。10月,“平民社”被解散,他于11月离日本去美国

1906年1月,日本政局发生变化,西园寺公望组阁,堺利彦等乘机组成日本社会党,取得合法存在权利。幸德遂于6月间回国,在社会党举行的欢迎会上,发表题为《世界革命运动的潮流》的长篇演说,反对议会主义,提出直接行动策略。1907年2月,在社会党第二次代表会上,他的主张占了上风,这在党内引起了直接行动论与议会政策论的分歧以致分裂。在这之前的2月5日,他发表《我的思想变化》,明确指出,“用普选及议会政策毕竟不能完成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要达到社会主义的目的,只能依靠团结一致的工人的直接行动。”他一再解释,所谓直接行动就是组织工人总罢工,他认为这是一种最有效的斗争。

社会党被禁后,幸德主要从事译著工作,出版了《平民主义》,这是他在《平民新闻》时代的论文集,立即被禁售。1908年他回到故乡,翻译了克鲁泡特的《争取面包》。1909年3月,出版《自由思想》,不但被禁且遭到罚款。专制当局的迫害已使他不可能活动。

1910年5月25日,桂太郎内阁以阴谋暗杀天皇的罪名,逮捕了工人宫下太吉等4人,以后搜查范围扩大到全国。6月幸德被捕,被视为“大逆事件”的首犯,先后牵连被捕者26人,被监视者1,989名。“大逆事件”完全是日本专制当局虚构的假案,其目的在于扼杀日本人民的革命运动和社会主义思想的传播。

1911年1月18日,在秘密审判下,专制当局判处幸德秋水等24人死刑(第二天有12人改为无期徒刑)。1月24日晨,幸德秋水昂首阔步走上绞刑架,年不满40岁结束了他战斗的一生。他在狱中最后完成了《基督抹杀论》,闻知判决的当天,写下了绝笔:“区区成败且休论,千秋唯应意气存,如是而生如是死,罪人又觉布衣尊”。他大义凛然,表现了革命者的本色,成为近代日本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越来越受到人民的称赞、青年的景仰。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https://www.mouluexue.com/renwuzhi/2020051884.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