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谋略人物 正文

《汉书·酷吏传》尹赏治理长安的介绍

扫码手机浏览

不敢窥长安

永始①、元延②间,上怠于政,贵戚骄恣,红阳长仲兄弟交通轻侠,藏匿亡命。而北地大豪浩商等报怨,杀义渠长③妻子六人,往来长安中。丞相御史遣掾求逐党与,诏书召捕,久之乃得。长安中奸滑浸多,闾里少年群辈杀吏,受赇报仇,相与探丸为弹,得赤丸者斫武吏,得黑丸者斫文吏,白者主治丧;城中薄暮尘起,剽劫行者,死伤横道,枹④鼓不绝。赏以三辅高第选守长安令⑤,得壹切便宜从事。赏至,修治长安狱,穿地方深各数丈,致令辟为郭,以大石覆其口,名曰“虎穴”。乃部户曹掾史,与乡吏、亭长、里正、父老、伍人⑥,杂举长安中轻薄少年恶子,无市籍商贩作务,而鲜衣凶服被铠扦⑦持刀兵者,悉籍记之,得数百人。赏一朝会长安吏,车数百两⑧,分行收捕,皆劾以为通行饮食群盗。赏亲阅,见十置一,其余尽以次内⑨虎穴中,百人为辈,覆以大石。数日壹发视,皆相枕藉死,便舆出,瘗寺门桓东,著其姓名,百日后,乃令死者家各自发取其尸。亲属号哭,道路皆歔欷。长安中歌之曰:“安所求子死?桓东少年场。生时谅不谨,枯骨后何葬?”赏所置皆其魁宿,或故吏善家子失计随轻黠愿自改者,财⑩数十百人,皆贳(11)其罪,诡令立功以自赎。尽力有效者,因亲用之为爪牙,追捕甚精,甘耆(12)奸恶,甚于凡吏。赏视事数月,盗贼止,郡国亡命散走,各归其处,不敢窥长安。

(《汉书·酷吏传》)

【注释】

①永始:成帝年号。②元延:成帝年号。③长:比县低一级的行政机构的长官。④枹:通“桴(fù)”,鼓槌。⑤“赏以”句:赏,尹赏,成帝时著名酷吏。三辅,西汉以京兆、冯翊、扶风为三辅。⑥伍人:汉制五家为伍。⑦扦:通“捍”。⑧两:通“辆”。⑨内:通“纳”。⑩财:通“才”。(11)贳(shì):赦免。(12)耆:同“嗜”。

【译文】

成帝永始、元延年间,皇帝疏于政事,显贵与外戚骄横不法,为所欲为,红阳人长仲兄弟交结游侠,藏匿逃犯。而北地大豪强浩商等人为了报怨,杀了义渠长的妻子和儿女共六人,公然往来长安城中。丞相御史派属官追捕他们的同党,甚至以皇帝的名义下诏书缉拿,也过了很久才捕获。长安城中奸滑之徒日渐增多,市井间少年结为团伙杀害官吏以接受贿赂或报私仇。少年们共同制作弹丸来探取,摸到红丸的杀武官,摸得黑丸的杀文官,摸到白丸的为死去的同伴办理丧事。城中每到晚间,便有盗贼抢劫行人,路上常有死伤者,劫案频繁有如鼓点不绝。尹赏以出身于三辅地区高门大第的身份,选拔为长安令,可以依据情势处理一切事情。尹赏到任,即刻修缮整理长安监狱,在地上挖坑,每个坑长宽与深度都有几丈,四壁以砖瓦砌好,用巨石覆盖坑口,起名叫“虎穴”。于是率领属官,召集乡吏、亭长、里正、父老、伍人,指出长安城中轻薄无行的少年和不听父母教诲的恶子,以及没有长安户口的商贩,衣饰华丽或身披铠甲而带刀佩剑的,都登记下来,共有几百人。尹赏于一天早上召集长安官吏,乘数百辆车,分头按名册收捕,都加上勾结接济盗贼的罪名。尹赏亲自检视犯人,每十人里放出一人,其余的都一个接一个地推入虎穴中,每一百人推入一个坑中,盖上巨石。几天后打开检查,都重叠而死,便用车拖出,埋在寺门桓的东面,标明死者姓名,百天以后,才让死者家属各自掘取尸首。家属号哭。行人都叹息流泪。长安城中歌谣传唱说:“到哪儿寻找孩子的尸首?去那桓东少年的坟地。他们活着时行为不谨,死后连好的葬地都没有!”尹赏释放的都是那些为首的和旧案累累的人,或者是从前下属和好人家子弟、因为一时失去主见被诱惑犯罪、愿意改正的,只有数十人,不超过一百。尹赏都赦免了他们,责令他们立功赎罪。凡是尽心效力有成就的,就收用为心腹属下,这些人追捕犯人十分精明,对奸恶之徒的憎恨超过了一般官吏。尹赏上任没有几个月,盗贼便销声匿迹了,郡国亡命之徒四散奔逃,各回本地,不敢再对长安有非份之想。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转载请注明链接。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s://www.mouluexue.com/renwu/2020053967.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