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毛泽东思想研究 正文

毛泽东思想与新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创新

扫码手机浏览

毛泽东思想与新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创新

中国共产党自创立之日起,就致力于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也是一项需要全党进行艰辛探索的事业。毛泽东,就是这些探索者中的第一位杰出代表。他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把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中的一系列独创性经验做了理论概括,形成了适合中国情况的科学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被实践证明了的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正确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坚持毛泽东思想,把握它的活的灵魂,对我们党在新世纪不断进行理论创新,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毛泽东逝世后,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进程并没有就此中断。客观形势的发展迫切要求把毛泽东思想开创的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创新道路继续推向前进。这就必须首先回答:如何看待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如何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

第一个对这些问题做出科学回答的是邓小平。他旗帜鲜明地指出:“两个凡是”不行,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我们要对毛主席一生的功过作客观的评价。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我们要实事求是地讲毛主席后期的错误。我们还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毛主席一生中正确的部分。”

率先突破“两个凡是”思想禁锢的,是邓小平;毫不动摇地维护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的,也是邓小平。他深有感触地指出:“回想在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中国革命有极大的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胜利,那样,中国各族人民就还处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之下,我们党就还在黑暗中苦斗。所以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这丝毫不是什么夸张。”同样的道理,“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这也丝毫不是什么夸张”。“毛泽东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我们在座的同志,可以说都是毛泽东思想教导出来的。”至此,他得出了一个科学的结论:“毛泽东思想永远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正是为了正确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邓小平主持制定了我们党的第二个历史决议。在1980年10月中旬开始的党内四千人大讨论中,出现了一些错误的言论,贬低或损毁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对此,邓小平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他认为,在历史决议里“如果不写或写不好这个部分,整个决议都不如不做”;“不写或不坚持毛泽东思想,我们要犯历史性的大错误”。

1981年6月27日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做出了的科学评价,指出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成果,“是我们党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决议纠正了当时党内外存在的“左”的和右的两种错误倾向,统一了全党的思想,维护了人民的团结,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根本的保证。

历史决议发表至今已经20周年了。20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具体实际表明,决议的基本结论是完全能够站得住脚的。在这20年里,我们党始终坚持历史决议的立场,并以历史决议为武器,同各种否定我们党的历史、否定毛泽东思想、否定毛泽东历史功绩的错误思潮进行了长期的斗争。1986年9月,邓小平在回答美国记者的提问时指出:“现在毛泽东思想还是我们的指导思想。我们有一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解答了这些问题。”1989年2月,针对当时社会上出现的一些错误思潮,他再次强调:“对毛泽东同志晚年错误的批评不能过分,不能出格,因为否定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意味着否定我们国家的一段重要历史。这就会造成思想混乱,导致政治的不稳定。”后来的事实再一次印证了邓小平的高瞻远瞩。

维护毛泽东的历史地位,肯定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强调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的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这是邓小平的重大历史贡献。江泽民对这一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指出:“邓小平同志领导我们党总结建国以来的历史经验,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坚持科学地评价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根本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实践和理论,同时坚决顶住否定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随着国内局势的发展和国际局势的变化,越来越显示出这个重大决策的魄力和远见。”与此同时,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中,也对毛泽东思想做出了高度的评价。1993年,在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中,江泽民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宝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永远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行动指南。”

要坚持毛泽东思想,就必须继承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继承和创新总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实际上,早在邓小平系统阐述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的同时,就已经奠定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创新的生长点。

邓小平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他尊重实践,尊重群众,时刻关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愿望,善于概括和总结群众的经验和创造,敏锐地把握时代发展的脉搏和契机,既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既借鉴世界经验又不照搬别国模式,不仅在实践中开辟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崭新道路,而且在理论上开拓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形成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理论,开创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时代。

邓小平理论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具体实践中,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在中国这样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当代中国具体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作为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它是我们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根本指导思想,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支柱。邓小平理论的形成,表明我们党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规律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也表明我们党领导的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实践,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进程波澜壮阔。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内发生严重政治风波,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出现严重挫折,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面临空前巨大的困难和压力。在这个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历史关头,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高举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准确把握时代特征,科学判断我们党所处的历史方位,围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集中全党智慧,以马克思主义的巨大理论勇气进行理论创新,形成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这一系统的科学理论,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联系紧密、相互贯通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构成了一个系统的科学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形成,表明我们党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达到了新的理论高度,开辟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反映了当代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的新要求,是新世纪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推进我国社会主义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强大理论武器,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它的提出,对于我国各项事业的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指导意义。

纵观我们党的三代领导集体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历史,不难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理论基础,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实践基础,这就是中国人民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事实正如胡锦涛《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那样:“理论创新必须以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前提,否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走上歧途,而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以根据实践的发展不断推进理论创新为条件,否则马克思主义就会丧失活力,就不能很好地坚持下去;最广大人民改造世界、创造幸福生活的伟大实践是理论创新的动力和源泉,脱离了人民群众的实践,理论创新就会成为无源之水,就不能对人民群众产生感召力、对实践发挥指导作用。”

除了共同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之外,党的三代领导集体不断进行理论创新,还有一个共同的方法论基础,这就是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即“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

“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是邓小平1981年主持制定的“历史决议”中首次提出来的科学概念,它的内容包括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这样三个基本方面。这是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对毛泽东思想进行科学概括得出的重大理论成果,同时也是邓小平理论对毛泽东思想的科学继承和发展的三个重要方面,表现了两者之间一脉相承的内在联系。

党的“十四大”从九个方面对邓小平理论的主要内容做了系统的论述,其中头一条就是在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问题上,“强调走自己的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这个概括,实际上就是“历史决议”总结的“三个活的灵魂”在新时期的应用和发展。党的“十五大”报告提出:“实事求是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髓,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也是邓小平理论的精髓。”这次大会把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在新的实践基础上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看作邓小平理论之所以能够成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新阶段的首要原因,不仅进一步说明了邓小平理论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继承和发展的内在联系,而且也深刻说明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已经充分掌握了这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精髓。这是我们党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思想方法论。对此,江泽民指出:“把握了这个精髓,也就把握了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也就把握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历史联系和它的统一科学思想体系。”把握了这个精髓,我们党在新的世纪就一定能够紧跟时代发展的潮流,不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形成新理论,开辟新境界。

回顾中国共产党人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历史,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我们党在长期奋斗和艰辛探索中取得的宝贵精神财富,是我们事业胜利前进的根本保证。它们虽然形成于不同的历史时期,面对着不同的历史任务,但都贯穿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贯穿着中国共产党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贯穿着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这样“三个活的灵魂”,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而是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在当代中国,坚持“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高举“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旗帜,就是真正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旗帜。

(本文是作者与杨胜群、李捷合作撰写的《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宝贵精神财富》的一部分,原载《党的文献》2001年第6期,收入本书时略有修改,重拟了标题)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整理发布,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www.mouluexue.com/mzdsx/2020064840.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