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谋略 正文

暗杀

扫码手机浏览

暗杀

(王蒙著,长篇小说)

吸烟的人未必有多么迷恋烟气本身,却迷恋这一切程序:人生,不就是一种程序么?宴请、做爱、就职、升迁、贸易、战争、和平……直到抢救和永久的安息,这不都是一套程序么?离了程序,哪里还有人生?而愈是宣传吸烟的害处——即为这程序树立障碍,就愈是令人迷恋这有害的程序,任何被宣布为害的程序,不是都比有益的程序令人着迷得多么?

人活一辈子究竟是为谁为啥活着?为医生而活着?为科学而活着?为说话算话而活着?为自己能跟自己犯蹩扭自己能整治自己而活着?如果活着是自己与自己做对,还活个什么?凭什么我要听医生的话?凭什么我要说了就算?凭什么我痒了不能搔瘾了不能抽,如果生活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那么即使能多活个大半个月的又有什么活头?

★他并不轻薄,他不会想入非非,他完全明白人生的份量,知道政治、道德、家庭、个人、责任与义务,以至国籍与族裔的份量。他讨厌不负责任,讨厌下流特别是对于异性的下流,他讨厌拈花惹草与偷鸡摸狗。他喜欢光明,喜欢信任,喜欢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

官者生,非官者死,官者清明,无官者随时出政治历史问题,官者红色保险箱,无官者想说你个啥就是啥。(叫你红你就红,红里透紫;叫你黑你就黑,一黑到底;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1995年2月16日晚阅毕)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转载请注明链接。

转载请注明地址://www.mouluexue.com/junshi/20210545974.html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