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埃及 正文

古代埃及与赫梯战争是怎么回事?

扫码手机浏览

埃及同赫梯的争霸战争

公元前14世纪至13世纪初,以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为舞台,当时近东的两个强国埃及和赫梯进行了激烈的争夺,发生过多次战争。其间互有胜负,最后以缔结和约告终。

埃及和赫梯的争霸

奴隶主阶级当权的古代埃及,从古王国(约公元前2800—2250年)时代起就多次发动过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侵略战争,从那里掠走大批居民,使他们充当奴隶,抢劫居民的财物,并且向臣属地区索取贡赋。进入新王国时期(约公元前1580—1070年),埃及国家的对外26扩张达到了空前的规模。特别是图特摩斯三世(公元前1525—1473年)进行的一系列战争, 重新确立了埃及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统治。当时,西亚一些国家纷纷与埃及交好,特别是米坦尼,由于受到新兴的赫梯王国的威胁,不得不与先前的对手埃及修好,并成为埃及在西亚的盟友。慑于埃及的声威,赫梯有时也向它纳贡结好。但是,进入公元前14世纪,埃及和赫梯的关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首先,由于埃赫那吞及其后继者们围绕宗教改革问题进行的一系列斗争,使埃及国力一度大为削弱,不仅无力向外扩张,甚至也难于保持原来占有和控制的地区。

赫梯乘虚而入,侵占了埃及在叙利亚的许多领地:赫梯人对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蚕食,曾经引起有关方面的不安。埃及驻西亚的一些官吏,曾写信给埃赫那吞,希望他关心一下埃及在亚洲的领地,并派兵救援。亚洲的一些仍然忠于埃及的王公贵族,也多次写信,请求埃及国王派兵保护自己的领地,使它们免受赫梯及其支持者的进攻。可是,这些建议和信件都毫无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埃及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领地陷于一片混乱。一些王公归附了赫梯,并且参加赫梯的进攻。埃及的官吏往往弄不清,谁还忠于埃及。甚至发生过埃及军队进攻埃及的支持者的情况。

埃赫那吞的继承者图坦哈蒙统治时期,埃及曾经出兵企图恢复在亚洲的业已丧失的部分领地,但没有多大效果。

另一方面,赫梯的新王国时期(约公元前15世纪—12世纪初)的著名国王苏庇鲁利乌马斯却乘埃及衰弱之机大力扩张。他在大败米坦尼之后,将叙利亚北部的许多小国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图坦哈蒙死后,他的寡后,埃赫那吞的三公主安开孙巴阿吞,出于对全面放弃其父改革政策的反感,私自写信给赫梯国王苏庇鲁利乌马斯,要他派一位王子到埃及来同她结婚,并让这位赫梯王子充当埃及法老。苏庇鲁利乌马斯几经犹豫之后,同意了安开孙巴阿吞的请求。但是,派出的赫梯王子尚在赴埃及的中途,便被反对这门亲事的埃及贵族杀死了。这引起了赫梯同埃及的一场战争。结果埃及大败,大批士兵被俘。只是埃及俘虏带给赫梯人的传染病的大肆流行,迫使赫梯停止了战争。

随着埃及第十九王朝的建立,埃及与赫梯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战争重新开始。对于埃及来说,恢复对赫梯的战争,是国内一部分企图靠战争掠夺发财的贵族的要求。而当时赫梯的国王穆尔西里什二世却面临着巩固其前辈夺得的地盘的艰巨任务。他面对着许多敌人:正在复兴中的埃及;被征服地区人民的反抗;东方日益强盛起来的亚述;还有东北方的卡司凯部落对它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埃及人在斗争中虽然取得一些胜利,但是未能完全控制过去图特摩斯三世占领过的所有地方。

从保存下来的有关资料看,埃及国王谢提一世,可能进行过四次亚细亚远征①。

他的第一次亚细亚远征,主要目标是巴勒斯坦北部的伯善和伯拉等地。第二次的目标是夺取卡叠什(今特尔—涅比—门德)和阿穆路地区。第三次是同今黎巴嫩地区的居民作战。这三次战争都不是直接同赫梯人交锋,而是征服处于中间地带支持赫梯的一些小国。这几次战争都很顺利,占领了卡叠什等要塞。

谢提一世的第四次亚细亚远征,才是直接与赫梯人作战。争夺的主要地区是卡叠什北部。这次战争,谢提一世取得了胜利,不仅带回了赫梯战俘,而且占领了卡特纳和图尼普等地。卡尔那克神庙中的铭文说到,谢提一世“打败了赫塔人(即赫梯人——笔者)……使怯懦的叛乱者停止了活动。每个国家都得到了和平,因为他们对陛下已存恐惧之心,他的声威已震撼了他们的心灵。”“当他从赫塔国家回国时,蹂躏了〔叛乱的〕国家,并杀死了亚洲人,〔带走了〕他们的白银、黄、天兰石、孔雀石,以及〔各种〕美好的东西……。”

拉美西斯二世(公元前1317—1251年)继承父亲谢提一世,继续对赫梯用兵。为了便于对赫梯作战,他把首都迁到尼罗河三角洲的东北部,建立了新城“佩尔—拉美西斯”(意为“拉美西斯的房屋”,此地后来称为塔尼斯)。

这时在赫梯执政的是穆瓦塔鲁(大约公元前1315年继位为国王),为了与埃及人长期争夺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他也迁了都,即从哈吐什迁到了离叙利亚较近的达塔萨。

卡叠什之战

埃及与赫梯之间的最著名的一次战役,是公元前1312年的卡叠什之战。为了准备这次决战,双方都作了长期准备。

拉美西斯二世组建了四个军团,均以神命名,即:阿蒙、拉、普塔赫和塞特。每个军团约五千人。其核心是职业的战车兵、弓箭手和投枪手。此外,还有名为沙尔丹的雇佣兵。

他的战争计划是,像图特摩斯三世那样,先占领叙利亚、巴勒斯坦的沿海地带,取得立足点,建立海上交通线,使自己从海陆两路都便于与埃及本土取得联系。为此,他在执政的第四年,占领了叙利亚、巴勒斯坦的沿海地带。次年四月末,当叙利亚的雨季结束时,拉美西斯二世从自己设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的军事要塞萨鲁出发远征。

当时,赫梯人也作好了同埃及作战的准备。穆瓦塔鲁从臣属各国征集了约16,000—20,000人的队伍,其中至少一半是战车兵。每辆战车配有一名驭手,两名兵士。穆瓦塔鲁的计划是,在卡叠什附近将自己的军队隐蔽起来,引诱埃及军队至设伏地点,对它进行突然袭击。他不仅派出了探子到处打听埃及的进军情况,而且还派遣了细作给埃及人提供假情报。

当时尚缺乏战争经验的拉美西斯二世果然中了穆瓦塔鲁的计,他听信了装扮成贝都印人的赫梯细作的谎言,误以为赫梯的大军真的远在北方,贸然孤军突进,而将大部分军队抛在后面,且相互间保有很大距离。

拉美西斯二世亲自率领阿蒙军团从东南方渡过奥伦特河后,沿该河西岸北上,孤军深入到卡叠什城西北扎营。这时,拉军团尚在前往卡叠什的途中,其它两个军团则仍在萨布吐纳以南未动。直到此时,拉美西斯二世对隐蔽在卡叠什城东的赫梯军仍然毫无察觉,更不了解赫梯人的计划和实力。他还不知道自己已陷入危险之中。

当拉美西斯再审被捉住的贝都印人,并得知严阵以待的赫梯军就在附近时,简直吓坏了。于是,他命令维西尔去催促后面的军队赶快前来会合。但为时已晚。赫梯人见埃及军队已经中计,并且是孤军深入,便迅速调动了几倍于阿蒙军团的战车兵,将拉美西斯二世和阿蒙军团包围起来,进行攻击。他们的战车兵还将在行军途中而毫无准备的拉军团打了个七零八落。被围困的拉美西斯二世及阿蒙军团左冲右突,试图突围,没有结果。

卡叠什之战

这时,有两个情况救了拉美西斯二世的命。一是赫梯军队没有集中精力去攻击拉美西斯二世(可能,他们还不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就在那里),而是忙于抢劫埃及军队的财物;二是埃及的援军——普塔赫军团和曾被打散后又集合起来的拉军团的一部分士兵赶到了。于是埃及军队重整旗鼓,打败了赫梯的战车兵,使拉美西斯二世化险为夷

穆瓦塔鲁又对埃及军队作了几次进攻,但都没有什么效果。鉴于埃及军队已经齐集,而且塞特军团还未参加战斗,穆瓦塔鲁于次日同意双方暂时休战,虽然他还有8,000名步兵根本没有投入战斗。这之后,拉美西斯二世立即向南撤退,把直到大马士革之间的广大地区留给了赫梯人。

在卡叠什之战中,究竟胜利属于谁的问题,说法不一。埃及的铭文中说胜利属于拉美西斯二世,卡叠什平原上满是赫梯人的尸体。赫梯的铭文则说,这个战役是埃及的巨大失败。近代学者中也有人认为这个战役的结局,并非某方获得决定性的胜利。尽管在卡尔那克、阿比多斯和阿布·西姆别尔的神庙的墙上,宫廷诗人和画家吹嘘这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大胜利,但实际上,穆瓦塔鲁巩固了自己在叙利亚的地位。他把亲埃及的本特西纳从阿穆路的王位上拉下来,还和哈尔帕的里米萨尔马鉴订了条约。不过,不管谁应称为胜利者,双方的损失都是巨大的,这次战役并没有最终解决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归属问题。

在卡叠什战役之后,埃及和赫梯又进行了16年战争。不过,赫梯人一般不在开阔地带和埃及人作战,而是凭借散布在叙利亚境内的城堡固守。埃及人由于多次的暴行,在这一地区不得人心,多次激起反埃及的起义。这一因素对于赫梯人说来则是有利的。拉美西斯二世的多次远征,虽然也取得了一些胜利,但只是使埃及在叙利亚占领的地区比谢提一世时稍微向北推进了一点,基本上还是在叙利亚南部,并没有达到图特摩斯三世曾经到过的疆界。

和约的签订

公元前1296年,埃及和赫梯订立了和约。和约的产生过程大体是:赫梯国王哈杜西利三世向埃及提出缔结和约的要求,并派出使者向拉美西斯二世递交了一份铸在银板上的和约草案。拉美西斯二世同意缔和,并在赫梯的和约草案的基础上拟定了自己的和约草案,送给赫梯国王。和约的缔结,结束了两个奴隶占有制国家的长期争霸战争。

在埃及的卡尔那克神庙以及其他地方神庙的墙上刻有该条约的条文,也发现了用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书写在泥版上的条约文本。这是历史上流传至今的最早一份和平条约。

该条约的最主要的条款是:相互保证按条约确定的疆界的不可侵犯;在遭到第三国的侵犯或发生人民起义的时候,相互提供军事援助;将来自对方的逃亡者交还原主。按照这个和约,包括阿穆路国在内的叙利亚的大部归赫梯所有,只是在地中海沿岸,埃及占领的地区向北推进了一点。为了巩固埃及和赫梯的同盟,拉美西斯二世娶了哈杜西利三世的女儿为妻。

从埃及和赫梯缔结的和约的内容,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个奴隶占有制国家又争夺又勾结的本质。条文中说,要使两国永远不再相互敌视,永远和睦相处。实际上,无论是埃及法老,还是赫梯国王,都是为内外形势所迫而不得不如此。

和约签订了,拉美西斯二世将其看作是自己的胜利,这不无理由。因为是赫梯人首先建议签订和约。赫梯国家内部矛盾重重,王位继承的争夺十分激烈,人民起义时有发生,因此赫梯国王迫切需要同埃及保持和平,结成盟友。

对于埃及说来,同样是需要和平,需要结束与赫梯的战争。年年征战,奴隶制经济的发展所引起的阶级矛盾的加剧,农民破产者日多,兵源减少而引起的使用雇佣兵越来越多等等情况,使得再长期继续进行战争困难重重。拉美西斯二世不可能不了解这种形势。因此,当赫梯国王提议缔结和约后,他便同意了。

埃及和赫梯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地区的长期战争,使当地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灾难。两国争夺的目的,都是要掠夺被征服地区。无论那一方获胜,当地居民都要遭殃。

在古埃及文献中,关于劫掠、毁坏被征服地区的行径的记载,俯拾即是。

例如,一块石碑上的铭文讲到谢提一世在第一次远征亚细亚回国时的情景:“……陛下怀着兴奋的心情从其第一次远征中回来了。他攻击了每个国家,并借助其父阿蒙神(……)的威力而俘虏了叛乱的国家。侵袭他的边界的那些人被集合到一起并交到了他的手中。没有什么能挡住他的手,(他)将他们的首领当作活的俘虏带走,在他们背上驮着赠礼,将他们呈献给他的威严的父亲阿蒙和他的诸神同伴,以便用男女奴隶、各国的俘虏充实他们的库房……。”

在埃及同赫梯争霸时期,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人民曾多次起来反对战争和掠夺给他们带来的苦难,因而在埃及文献中曾多次提到镇压这种反抗。刚才引用的关于谢提一世的铭文就提到镇压叛乱的国家的事。在拉美西斯二世统治时期,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人民也曾一再起义反抗。拉美西斯二世曾不得不出兵镇压在巴勒斯坦南部和叙利亚南部的一些地方(如图尼普)的起义。在他统治的第8—9年,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斯卡隆爆发起义,参加的可能不止一个城市。腾出手来巩固已经占领的地区,这也可能是拉美西斯二世同意停止与赫梯的战争的重要原因之一。

公元前1296年的和约签订之后,埃及和赫梯确实再也没有交战。不过,在和约签订之后不久,这两个一度称雄的国家,都是国力日衰,再也不能到处显示武力。

注释

① 关于谢提一世的记载,除了刻在卡尔那克神庙内的铭文外,还有在西亚的伯善发现的一个石碑。

更多信息:

本文由谋略学网原创收集发布,转载请注明链接。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s://www.mouluexue.com/aiji/2020078326.html

大家在看